同类热销图书

1

蔡东藩历朝通俗演义——元..

作者:蔡东藩
书城价:¥3.88

2

蔡东藩历朝通俗演义——两..

作者:蔡东藩
书城价:¥3.88

3

蔡东藩历朝通俗演义——宋..

作者:蔡东藩
书城价:¥3.88

4

蔡东藩历朝通俗演义——南..

作者:蔡东藩
书城价:¥3.88

5

伤魂(《伤痕》作者卢新华..

作者:卢新华
书城价:¥3.99

6

后周枭雄录:后周皇帝郭威..

作者:刘峻涛
书城价:¥3.88

7

大唐这二百九十年2:天皇..

作者:吃青菜的蜗牛
书城价:¥3.88

8

来生再见(实力派文学大家..

作者:何顿
书城价:¥3.99

9

蔡东藩历朝通俗演义——五..

作者:蔡东藩
书城价:¥3.88

10

旋龙服虎:反映建党初期发..

作者:汪大凯
书城价:¥3.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暗花(2014年度最值得期待的心智角力,挖三尺人性,解谜中之密!超越麦家《风声》

0评论量

129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二战”后期,美苏两国组织谍报突击队到德国抢夺科学家,但中国物理学家童江南被他们遗漏,他从柏林废墟爬出逃回中国,隐居在香港毕打街别墅。   1949年初,准备筹建新中国的共产党派出特工苏行到香港秘密接物理学家童江南到北方,力邀他助新中国一臂之力。同一天,国民党保密局也不甘示弱,派出特工、童江南的学生张幕假扮共产党人出现在教授面前,他们想劫持教授,打探所有向往北方的进步人士名单杀人灭口。   于是,一场国共特工争夺物理学家的战斗在香港打响。正当要将带教授回北京时,苏行发现,一个比争夺物理学家更大的阴谋却隐藏在这次行动的后面……
臧小凡,籍贯天津,生于成都,少居北京,现居四川。2000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摊牌》《赌石》《制裁令》等7部,并在报刊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杂文、评论200余万字,其短篇小说《春熙路袭警事件》获中国首届都市小说优秀奖。
2014超越《风声》之作,挖三尺人性,解局中之局!数百家影视公司争夺影视版权,同名影视作品2014紧急改编中!   翻开本书,你将同时置身于两政党间智力交锋的幕后与前线:   国共两党,核物理专家争夺暗战。   一场潜伏与反潜伏的生死较量,直接决定国家姓氏!   高智商对决,谁能用信仰迎接光明?   在这场较量中,国共两党都派出了最强特工与间谍!   他们,体验着生命的无常   他们的对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敌人”,随时可能叛变的“亲友”;   他们的处境:被猜忌、被怀疑、被陷害,随时接受死神的召唤;   他们的任务:深入国共特工激战的绝地,完成以替身对替身的诡谲行动。   他们,也组成了历史的含混   新中国成立,举世瞩目的原子弹爆炸成功背后,有多少暗中不为人知的隐秘故事?   国共两党决战之际,香港积聚了全中国大量人才、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在国共内战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硝烟弥漫的主战场外,还有另一个看不到硝烟的秘密战场,国共两党谁的超级间谍更强,谁的计谋更狠?
引子   离过年还有两天,镇子里没有一丝过年的气氛。成年累月的战争早把人们的心弄得寡淡无味,早没了过年的心思。整个上午,小镇被浓雾死死地按在瓦窑山底,动弹不得,除了偶尔传来几声垂髫小儿的哭声外,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有条小河绕镇而过,河面被寒风吹着,水波粼粼,远远望去,像条揉皱的白绸。   中午,浓雾渐淡,一只小船缓缓驶来,停靠在岸边。从船篷钻出一位中等身材的男子,35岁左右,看起来瘦骨嶙峋,却两目炯炯。他着一身白色长衫,戴着礼帽,手里提着一个褐色的二尺见方的藤箱。男人撩开长衫,迈开步子,跳到岸上,沿石阶而上,随后钻进了一辆等候多时的轿子。两个轿夫矮下身板,哼唷一声起轿,轿子便吱吱呀呀、颤颤悠悠地朝镇里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一片高耸垂脊、起翘多变的院落中了。   浙江人喜欢把房屋建在背山临溪、修竹婆娑的地方,半个小时后,他便坐在一间具有这种神韵的房子里,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一副象棋。棋盘不大,但足够厚实,由二寸榆木凿刻而成。棋子大小不一,材质既不是价格昂贵的绿檀木或金丝楠木,也不是上等的墨玉和岫玉,而是人骨。红方棋子小巧精致,由8个女人的16块踝骨雕刻而成,黑方的棋子则粗犷一些,个头也大,那是8个男人同样位置的骨头。   棋盘对面坐着一个气定神闲的男人,执红。他50多岁,前额宽广,脸型方正,上嘴唇紧紧压着下嘴唇,冷峻而刚毅。1946年3月戴笠死于飞机失事后,军统局进行了改组,其公开特务武装部分与军委会军令部第二厅合并为国防部第二厅,秘密核心部分则组成国防部保密局,此人任局长,成为中国最大的特务机关的头目。   他的名字叫毛人凤。   瘦骨嶙峋的男子执黑。此时的他摘下礼帽,露出坑坑洼洼的额头。他年龄不大,但两鬓已经花白,加上额头上的伤疤,让他的长相平添一丝阴森可怖。   压抑的气氛,肃谧的庭院,两个沉默到静止的男人,使这盘棋更显迷离诡异。   几分钟后,棋盘上的棋子所剩无几,错落无序,呈现在眼前的已是一盘风悲日曛、蓬断草枯的残局。   毛人凤大概被刚才不歇气的厮杀弄累了,他好像有点缺氧,身体摇晃一下,随即便镇定下来。不多时,他伸了个懒腰,呷了一口茶,胜券在握似的,食指和中指夹起一匹马,轻轻放在黑方老将旁边的马槽上,眉毛一扬,轻声说:“将!”   这是两人之间说的第一句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