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杨花落:围绕基层干部的人..

作者:刘耀兰
书城价:¥3.88

2

共和国故事 神圣一票:海..

作者:陈秀伶
书城价:¥2.88

3

灵爱(下):官场与媒体间..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4

栀子花殇: “布老虎”畅..

作者:四毛
书城价:¥4.88

5

灵爱(上):官场与媒体间..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6

我是若小安3:拜金小说 ..

作者:唯公子
书城价:¥3

7

我是若小安4:一个绝色拜..

作者:唯公子
书城价:¥3

8

我是若小安3(增强版):..

作者: 唯公子
书城价:¥2.88

9

我是若小安4(增强版):..

作者:
书城价:¥2.88

10

我是若小安2(增强版):..

作者: 唯公子
书城价:¥2.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我是若小安4(增强版):比甄嬛更高明的女人

0评论量

661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 出  版  社: 上海本周
  • 版权提供: 上海书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所在分类: 图书 > 热门小说 > 权利官场
  • 上传时间: 2013-06-05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29.8           书城价: ¥2.88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红尘之都,性哪里是最终的需求!   有人称她是“天下第一情妇”,只因围绕在她身边的金钱和权势,令人咋舌。   2011年春天进京的若小安,被带进了一个隐秘而强势的圈子。自此,连若小安自己都没想到的巨大财富,滚滚而来。然而,当与若小安关系至密的两位高官相继落马后,她这位枕边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有人说,“她的头在我的手中入梦,我的头在她的梦里打滚”。若小安真的是80后甄嬛吗?
* 《我是若小安》被誉为中国版《茶花女》,兼具文学价值与社会价值,业界称其为“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又一难得力作! * 《我是若小安》并非成功学教材,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成功”范例。 * “我是若小安”新浪微博迅速蹿红,粉丝已超50多万。
第一部分 汪建坤 第1章 两个女人等于千只鸭子 西方谚语说,两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   曾有一个精怪的女孩,用这则谚语逗若小安开心,她说:“一个男老师在教室里上课,女学生们乱哄哄,他生气地说:‘两个女人发出的嘈杂声就等于1000只鸭子发出的声音。’某天,男老师的老婆来学校里找他,女学生报告说:‘老师,外面有500只鸭子找您!’”   2011年5月17日下午两点一刻,若小安在接机的人群中,看到“五百只鸭子”举着写有“叶子衿”的牌子,她的本名。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动用了私家侦探这类非常规手段,即使是老傅,若小安在杭州最亲近的人,他大概也不会知道。 老傅曾派私家侦探去北京调查她底细的事情,若小安是知道的,但从未跟老傅摊牌。调查就调查吧,离开杭州之后,对那里的人们来说,若小安等于是人间蒸发了,谁都不知她去了哪儿、干了些什么。直至她又从深圳闯到上海滩,这才重新和老傅恢复了联系。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叫她“小安”,谁也不提“叶子衿”的事。 在上海,若小安虽是陆家嘴金融中心的高级白领,但进SC银行的目的并不纯,用的更是一个买来的身份,还是假的。不管在哪儿,不管做了些什么,若小安都很难以真面目示人,这几乎成了她自我保护的一种习惯。 所以,此刻在机场,在一堆陌生的面孔中间,看到自己的真名实姓,若小安恍惚了一下。这个汪建坤,到底还瞒着自己多少事?若小安咬了咬牙,朝举牌的人走了过去。这时,她脸上逐渐绽开的笑容,犹如光风霁月,惹得好多陌生的眼睛不住地打量。 若小安便在各种各样目光的洗礼下,走到“叶子衿”跟前,笑着说:“需不需要我重新做个自我介绍,莫可同学?” 莫可是老傅的独生女,因自小在单亲环境下长大,一个人得了两倍三倍于同龄人的父爱,便有些任性,常做些出格的事来填补内心深处缺失的母爱,以及排遣掉泛滥的父爱,总之她才是真正让老傅既恨又爱的女性。 后来,跟若小安熟了之后,莫可渐渐把她当作一种参照物,像朋友,又远不止朋友那么简单。其实,莫可第一次认识到若小安对自己意义复杂,是在她得知了自己一度深深迷恋的餐饮集团富二代杨立,在结婚当天仍试图挽留住若小安,这件事,对莫可内心造成的影响,是摧枯拉朽的。 如今,她们之间隔着一块写有“叶子衿”的欢迎牌,热烈地寒暄:“小安姐,怎么会是你?”莫可一瞬间的惊愕,让若小安知道她亦是被蒙在鼓里的人,但莫可的五官很快就被重逢的喜悦占满了,她开心地揽住若小安,说,“啊呀,我真没想到会是你。偷偷告诉你哦,汪总让我来接机,我还差点跟他闹脾气呢,明明有那么多打杂的,偏偏让我这个大编剧来跑腿,嘻嘻。” “我也是啊,没想到会有‘五百只鸭子’来接我。”若小安打趣她。 莫可随即想起了昔日的笑话,也跟着大笑起来,但她的笑容逐渐收敛,终于一本正经地向若小安道歉说:“对不起啦,这个牌子不是我写的,反正是汪总塞给我的。也不知道是哪个马大哈把‘叶子菁’写成了‘叶子衿’,受不了!”   “叶子菁”是若小安在上海时公开使用的名字,印有这个名字的身份证亦是托了关系从广东茂名买来的,也不贵,才五万块。后来,为了探望生病的老傅,莫可从北京飞到上海,那段日子,她都和若小安一起住在思南路的老洋楼里。之后,莫可便以为,若小安为了进SC银行工作而使用的身份,就是她的真实来历。这显然是个误会,但当事人并无意解释。 听了莫可的道歉,若小安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接道:“没关系。不过,幸亏来接机的是你,我真的是先看到人才注意到牌子的。” “哈,那是!”莫可嬉笑着说,“本姑娘向来都是这么打眼。” 在杭州时,莫可留一头波浪卷的长发,喜欢穿能勾勒出身体曲线的针织衫,扮成熟。眼下,她不需要过分装扮,就已经显出了几分女人的妩媚。上次在上海见她,莫可把一头卷发烫直了,清汤挂面似的垂在背后,今天一见,她把长发又剪短了些,扎了个利落的马尾束在脑后,走起路来晃啊晃,配一身浅蓝条纹的水手服,真正的青春飞扬。若小安跟在后面,看着她,也禁不住暗自感叹:顺应年纪,善用年龄,这姑娘终于长大了。 听莫可“汪总、汪总”地叫,若小安就知道她还在汪建坤的公司里做事,之前听老傅提起过莫可在北京的工作,也听说她曾频繁跳槽,甚至一度把老傅都搞糊涂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在北京干什么。 “怎么样,什么时候把你在悉尼的见闻好好跟我讲一讲?”若小安主动开启了话题,“在上海的时候我太忙,都没时间跟你好好喝个茶、聊个天。” 莫可转过头来,咧嘴一乐,她的牙箍已经拿掉了,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冲若小安笑道:“悉尼大学啊,感觉都好遥远了。快五年了,感觉时间跟飞一样的。是不是?”莫可留学期间学的是电影与数字图像专业,回国后在汪建坤的电影公司里当编剧,也算学以致用。 若小安笑着点头:“果然是长大了,都已经感叹时间飞逝了。” “嗯。我都老了。”莫可忽道。   若小安一笑,没说话。突然想起十九岁的爱玲,那个在深圳做援助交际生意的女孩,曾对若小安说,“做这行,过了18岁就太老了”。她吐着舌头、夹着香烟的样子,既娇俏又红尘,让若小安难忘——从杭州开始,这六七年间,若小安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只要进了她的场子,什么奇形怪状的冷金属都会冲她而去,别人几辈子的事,到她这里,只花六七年就都见识、体验了一遍。   她都还没说自己老了。   对十六岁的人来说,二十岁都已经很老。动辄觉得自己一夜沧桑的均是少艾,刚刚长成新鲜出厂,功能强壮心灵敏感。真正临近使用期限的老人家,反倒似孩童,只是外壳机身已辨不出原貌,内部程序也开始出错缺失。   自打记事起,姥姥每年重阳都会带若小安去北京西郊的老人院,拜访一位故交。一次,她在走廊里见到两门卫一左一右搀了位老伯往回走,老人家小个子、中气十足,嚷嚷了几句,估计是想偷溜出去耍玩却被发现了。走了几步再扭头看,他已经耍赖坐在地上。嘿,那会儿,谁还关心那些毕生的得到和得不到。   终于,若小安轻叹一口气,问莫可:“在电影公司做得还开心吗?”   被问的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头,隔了几秒钟,马尾辫一上一下地使劲晃着,她点头点得像鸡啄米。若小安笑了,上去一把挽住莫可的胳膊:“我又不是你老爸,随便问问。不需要只报喜不报忧。”   莫可略微尴尬地一笑:“工作还不就是那样,最近在编一个剧本……你跟汪总认识多久了?”   “也算久的吧。”若小安轻轻一笑,含糊地回答,接着又说,“你们汪总挺会使唤人的嘛,居然派你这个大编剧来接机?”   “就是!”莫可跺脚道,忽然又愣了愣,像是意识到什么,马上说,“小安姐,你是来北京出差的吗?”   “我报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班,是来上课的。”
第一部分 汪建坤 第1章 两个女人等于千只鸭子 从杭州开始,这六七年间,若小安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只要进了她的场子,什么奇形怪状的冷金属都会冲她而去,别人几辈子的事,到她这里,只花六七年就都见识、体验了一遍。 第2章 拿你的身体换名利 基本上,在她们翅膀没长硬之前,他都能任意控制她们,可即便有些已经被捧成了一线红星,汪建坤也不怕。毕竟,公众的喜好再庞大、再汹涌,也抵不过某些人手里的一枚小红印章。聪明的女人都知道,鸡蛋不能跟石头碰。 第3章 女孩一定要有家教 在北京做生意,要是没个司机,就算你是大老板,也会被人看低一等。那些广东老板就算身价百亿,也喜欢自己开辆路虎出去潇洒,可是在北京这样就显得很没范儿,没有大老板该有的排场,是会被人瞧不起的。而且,司机必须得是退伍老兵,不为别的,就为让人第一时间知道你牛。 第4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我的习惯是都跟高手合作,因为我觉得这些人在经验上、能力上、驾驭能力上有优势,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布局。”简单地讲完了自己与杜天青的故事,汪建坤话题一转,把醒酒器里的最后一点红酒倒给若小安,对她说,“你也是女人中的高手。” 第5章 她是消费品而已 来北京虽不到两年,但欧阳力已经结识了不少富家子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北京这样一个等级分明、圈子众多的城市,人自然而然就像沙石一样,被层层孔眼不一的筛子过滤,你该留在那一层,会有严格的筛选和界定。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