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西洋樱草:一句遥远的承诺..

作者:云苏
书城价:¥3.88

2

上农路4号

作者:泉语
书城价:¥3.88

3

父辈的爱情季

作者:齐乙霁
书城价:¥2.88

4

仰望有你的天堂

作者:顾存诗
书城价:¥3.88

5

莞与翔文:一部革命者与风..

作者:陶林
书城价:¥4.88

6

秘密的背后

作者:fanhua
书城价:¥2.88

7

天使的歌谣

作者:霍君
书城价:¥3.88

8

金土:乡土和金融题材兼容..

作者:令狐瓜子
书城价:¥4.88

9

理想身份

作者:四毛
书城价:¥3.88

10

白太阳

作者:四毛
书城价:¥2.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父辈的爱情季

0评论量

134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齐乙霁
  • 出  版  社:
  • 版权提供: 爱读文学网
  • 所在分类: 图书 > 网络原创 > 都市
  • 上传时间: 2016-12-14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29.8           书城价: ¥2.88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小说以上世纪末的一所大学中文系为背景展开故事,以一个男大学生宿舍和一个班级为中心展开情节,从80乙班207宿舍长兼班级小组组长的一个普通学生齐二蛋为主人公的独特视角出发,以全宿舍七名同学乃至全班同学对班花王小蕾同学的一场爱情假相为线索,活灵活现地展示了改革开放之后大学生的心态和日常生活,展现了在那个开放初期的时代新旧观念的冲突,传统与开放的较量以及中国大学教育的问题等等。作品还深入刻画了那年月的幼稚与荒诞、理想与现实的诸多不协调,不仅让人沉浸于一场空前的怀旧,还可以从中看到那段历史的心灵记录。
  小说以上世纪末的一所大学中文系为背景展开故事,以一个男大学生宿舍和一个班级为中心展开情节,从80乙班207宿舍长兼班级小组组长的一个普通学生齐二蛋为主人公的独特视角出发,以全宿舍七名同学乃至全班同学对班花王小蕾同学的一场爱情假相为线索,活灵活现地展示了改革开放之后大学生的心态和日常生活,展现了在那个开放初期的时代新旧观念的冲突,传统与开放的较量以及中国大学教育的问题等等。作品还深入刻画了那年月的幼稚与荒诞、理想与现实的诸多不协调,不仅让人沉浸于一场空前的怀旧,还可以从中看到那段历史的心灵记录。
  ##第一篇:姥姥,我考上了大学##   1   我想写一部大学时代的小说,已经是毕业二十多年之后的事了。2006年,在我深圳的睡梦中,总是梦到千里之外的那所大学的门口。梦中重复着同一个场景:土头土脑的我千百次无聊地跨越那道门坎。飘着几片黄叶的大门秋景是我最喜欢的,那是一幅懵懂凄惶的景象……我不得不千百次地随着岁月的胶片倒放,好从一个错位的时空回望26年前——那一年我考上了河海大学,一个农村孩子从十里铺来到了保定府。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进入一个城市。前途未卜,既兴奋又茫然。现在还记得我走出村口的情景,小脚的姥姥在抹眼泪,吧嗒着烟袋的姥爷沉着微黄的脸。我姥爷就是那样一个人,一辈子端着严肃的一副面孔,本来他送我去上大学,倒像是个要账的。用我妈的话说,是因为他八岁的时候,后妈要把他推到村外的井里淹死,自从那次惊吓之后,就再也不会笑了。姥爷的笑确实还不如我和弟弟的哭好看。到保定要去徐水县城坐火车,或者就从十里铺村边的107国道上拦汽车,但那时汽车不是招手就停的,有时候拦不住。趟数也有限,一般坐车都要去车站。不管是火车站还是汽车站。那时我们不习惯把北京通往保定府的公路叫107国道。我们从小就是在公路上长大的,说惯了“公路上”。107国道傍肩的就是京广铁路,我们也说惯了“铁道上”。文革的时候我们还小,在公路上没少看那些串联的队伍。我记得让我说句口号就给我们一沓花花绿绿的小传单。这就是发生在公路上的事情。我的爹妈陪我(骑自行车)沿着公路去徐水火车站坐火车。我走在公路上,心里酸酸的向着我的公路告别。牛B不是吹的。我毫不吹嘘地说,就在十里铺村这一段公路和铁路,每一寸我都是熟悉的。虽然我没扒过道钉,偷过枕木,也没埋过地雷,下过碎玻璃。但我不能不和公路告别。主要是我对公路太熟悉了。对于南来北往的车辆和行人,公路就是一个交通要道而已,可对我们生在公路边的孩子来说,感情就复杂了。说公路和铁路是我们自小的伙伴都不为过。这辈子虽然没有生在大江大河的边上,却生在了两条国道的边上。虽然我们看不到过不尽的帆影,却看到了过不尽的汽车火车。所以说,我最应该向公路(包括铁路)告别了。不仅是公路边上的那些钻天杨树,还有那隔一段就有的里程碑。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养路工人把界碑用大白刷白。这条公路宽宽窄窄变化不定,几十年修修补补,有时候坑坑洼洼,有时候又一马平川,冬天皴裂,夏天反油。这都是我们亲眼所见。难道不该告别吗?更何况,就在一个界碑不远处,那是我姥爷最好的伙伴雪芝姥爷的遇难处。看到此处,我也不能不默哀几许。   我现在想来雪芝姥爷可能是个扁平足。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发现他走路总是八字脚不算,还整个人往外撇,像个鸭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如果你见过这种人,你就会知道的。雪芝姥爷早年是我姥爷的私塾同学,两个人的友谊大概达五十年之久,一直到雪芝姥爷遭遇车祸为止。关于雪芝姥爷我还想多说几句。是因为他总是对我好。别嫌我啰嗦吧。因为一个人去上大学了,一走就是四年,故土难离呀。再说,回不回来还不知道呢,百分之九十九是回不来了。如果用麻雀来比喻我,那就是出飞了。我当然很有点伤感情绪了。否则我还有良心吗?你想啊,虽然我比不上一个大姑娘出嫁那么难受,但是我的心情也是挺复杂的。没走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等到真的拔腿就要奔向保定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都是人之常情吧。我走在公路上,还真有点睹物思人的心绪呢。就还说雪芝姥爷吧。他早年在保定当过学徒,后来在一家商场当售货员,文革时硬被清理回来,说是家里地主出身。那没什么,虽然他在村里干的是最低级的活儿,给生产队积肥,起队里的猪圈,掏队里的茅厕。在生产队的西场上晒大粪。那又怎么样?照样他是孙先生家的座上客。顺便说一句,在十里铺孙先生有两个。人称大先生的就是我姥爷,因为他是个老中医,后来被贬为赤脚大仙,成了赤脚医生。我姥爷这辈子不用说三里五乡的名气太大,就是早年在天津一个人开药铺,也有黄包车,还给资本家的太太小姐看过不孕症。这话扯远了。那个人称小先生的是我妈。因为她是村里的小学教师。虽然岁数不太大,但也德高望重。桃李虽然不是满天下,但也有几街筒子。何况还是四个村都来十里铺上学,所以四个村的学生满街都是。在我考大学之前,我到了哪个村,喝水吃饭,都有人管。当然,我姥爷人称老先生的更比我妈还压得住镇,村里虽然也经历了文革,但没人敢冲击我们家。不仅没有冲击我们家,我姥爷的医务室反而成了各派的大本营,村委会的又一个办公点,道德伦理的解释所,婚丧嫁娶的委派所,婆媳关系、邻里纠纷的裁判所。你看我牛B吹得大,其实真不是吹。十里铺有我姥爷那是他们的福星。我姥爷那真是,虽然一辈子不会笑,但他行得端走得正,又有一手好针灸,一身的中西医结合的本事,无论刮风下雨,随叫随到,乡亲们还说什么?那真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没二话。乡亲们就剩下磕头下跪了。我姥爷又最看不了别人对他的好,所以,磕头下跪那一套他最反对。所以,文革那几年,两派闹了纠纷,来听我姥爷示下。大村长,那时叫革委会主任,解决不了的问题,也来找我姥爷商量。比如,我姥爷对两派的头头说,你们都是吃饱了撑的,想想挨饿那几年,都到地里捡白菜帮子,挖草根,你们也就没劲闹了。姥爷继续说,我就纳闷了,你们放着地不好好种,非闹什么派性?所以,有这样的背景,我姥爷要对雪芝姥爷好,村里谁还敢拿他怎么样?虽然他是被保定打回原籍挨整的四类分子。我姥爷也对雪芝姥爷说过,劳动劳动有好处,活动活动筋骨吃东西香。他这是鼓励雪芝姥爷呢,因为谁不怕大粪臭啊。   关于雪芝姥爷我还想多说几句。他平反后,回保定工作过几年,据说是在单位看大门。也就刚办了退休手续,回到十里铺养老,非要闲不住早晨起来到公路上去拾马粪,结果要大便,就蹲在路肩上,屁股对着路沟拉他的宿便。嘿,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他就有一辆车,车上坐着一个睡觉的司机,硬是把车开出了公路,从他的身上碾过去,翻到路沟里了。他妈的!那个王八蛋司机从车里爬了出来,雪芝姥爷却一命归天了。后来,我看了《猫和老鼠》,发现动不动那个徒劳无功的大笨猫就被碾成大饼。我总是怀疑雪芝姥爷也被碾成了大饼。这就是那年从十里铺出来,坐着我爹的自行车,一路上往火车站走时的所想所忆,也怪触景生情的。据我妈说,当时我眼里有了泪花,但我始终不承认。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嘛。说句不怕丢人的的话,即便在我暗恋我的同学王小蕾的日子里,不管多么难熬,不管多么想念,不管多么担心别人把她抢去当了压寨夫人,我都没有眼睛湿润过。切!当然,话又说回来,我在一路走一路向十里铺、向我的公路、铁路告别的时候,情不自禁地闪动点泪花,也说得过去。   ##第二篇##   虽说我的儿子也到了考大学的年龄了,并且非考不可。但从现在看,考大学真的没什么用。那时我可不这么想,虽然也没什么更高境界,起码是一个学生本事的体现,更是改变命运的途径。我说我没有什么高境界是说,既没有为振兴中华的想法,当然也不知道要让我来振兴中华,也没有光宗耀祖的责任。考大学的最低要求就是不再像我的伙伴们一样修理地球了。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如果想发财,请不要上大学;如果想革命,也不要上大学;如果想在村里当个土财主,过隐居的日子,更不要上大学。因为大学基本上是培养奴才太监的地方,比如我吧,虽然还没有资格当奴才太监,只不过是一个文字蓝领。真的,我奉劝那些迷途的孩子们,要想人生有大作为,请不要上大学,直接去社会那个大染缸里领取文凭吧。那是从风口浪尖上得来的文凭,那才是有用的文凭。就因为我上了大学,所以我没有成为富人,没有成为名人,没有成为有大本事的人物。这就是我上大学的教训。大学毕业二十多年之后才知道这是一条虚妄之路。可26年前不是这样想的,因为那时没有任何想法。考大学就是为了离开农村,就是这么简单。其实,上了大学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什么是自卑,也知道了什么是差距。这都不说了吧,单有一样是不能不说的。没想到,我一进校门,一下子就让我们的班花、系花,我们班公认的美女同学王小蕾给迷住了。如果说有惊为天人这句话,那还有什么说的?就是形容我当时对她的心情呢。26年前还不时兴早恋,上了大学首先宣布了校纪,其中一条就是不让谈恋爱。其实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都是满心的单相思。单恋或者暗恋,用现在既下流又直接的话说,也许就叫做意淫吧。那个年代,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初,意淫和手淫是我们青年人的两大法宝。如果没有这两大法宝,仅有马克思主义是不行的,肯定都撑不住。不是疯了,就会成为强奸犯。也许人人都是马家爵,动不动就得杀人。那时候我们的发泄方式一个是被窝里手淫,一个是球场上踢球。   你说也怪了,可能是青春期到了。虽然我的脸上还没有明显地长出好多的青春豆来,但想女人的心思却比高考前大得多了。简直就不知道怎么往下弹压。还有一条就是自以为考上大学了,就进了保险箱,心态放松了,又是上的中文系,那还有不思恋女同学之理?上中文系有两大坏处。其一,是不用像理工科那样成天紧张的去计算、去试验,而是读书就行了。其二就是书读得越多越被文学里的恋爱故事刺激得越发疯。因为没有一本小说、戏剧不写爱情的,只要一打开书页,就会看到卿卿我我的场面。也不管是外国的中国的,也不管是革命的反革命的,都是哥俩比鸡巴,一个鸟样。当我发现了有王小蕾这样的天仙般的人物之后,我那些中小学时期的所谓美女同学,就显得村级水平和县级水平了。虽然我还没有视她们为粪土,但也成了四类分子靠边站了。还有我打小就暗恋的邻村剧团里的李铁梅,也不值一提了。当时我是一门心思地想念王小蕾,也不管她根本就对我视而不见。看来,人最基本的权利是暗恋的权利,那是谁也不能肃清和剥夺的,只有一个家伙说了算,那就是死神。只要一个人还没有被死神接见,他就有暗恋的权利。那时候我昏了头,竟然忘了我追着邻村的剧团一追就是十几里,跟人家走乡串村看李铁梅的演出,而看着看着我裆里的小棍子就高扬起了头。真是丢人现眼的,那时候我才多大呀,也不过刚十来岁的光景。因为那是七十年代嘛。有一阵子,我特别盼望冬天的来临,只有冬天,剧团才又出来唱戏,不管是小西北风嗖嗖地刮,还是雪花斜斜地飘,我都不在乎,只要是戏台上有李铁梅就忘了一切。不饿不渴不冷。目不转睛,就盯着李铁梅。我记得我还从后台看过李铁梅化妆前的真实模样,个子挺大,脸有点黑。但那双眼睛确实能勾走我的魂儿。我正在偷看她的时候,被李铁梅发现了,她眯起大眼睛对我说:小孩儿,看什么呢?吓得我撒腿就跑,差点尿了裤子。吓得我戏也不看了,一个人径直跑出了村,跑到了废弃的砖窑上,站在几米高处往下尿尿,然后就手淫,当然是冲着村里的戏台方向,当然瞎折腾半天也没用,因为枪里还没有弹药呢。说手淫有点夸大其词,其实就是自家抚摸而已。但是,说这话有多少年过去了?想想,就算1973年,那年我十岁吧,到2007年多少年了?已经三十多年了。李铁梅冲我眯眼的样子我还能记得清楚,就像是昨天的事。而那个李铁梅也不知嫁到哪里去了?便宜了哪个兔羔子了。她现在已经老了吧?大眼睛还那么大吗?黑眼珠还那么勾人的魂吗?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她了,恐怕人人都有这样不少的遗憾。错过的就永远错过了,就是到了死神那里,也不会认出来的。因为从不曾相识。只有在梦中。多亏了人间还有梦。我总是认为梦是另一种存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