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共和国故事 神圣一票:海..

作者:陈秀伶
书城价:¥2.88

2

栀子花殇: “布老虎”畅..

作者:四毛
书城价:¥4.88

3

秘书长2:前任高升,后任..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4

挂职2——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5

挂职1——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6

秘书长1:透过市委秘书这..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7

政绩·政纪(新官场文学第..

作者:洪放
书城价:¥3.99

8

我是若小安4:一个绝色拜..

作者:唯公子
书城价:¥3

9

我是若小安3(增强版):..

作者: 唯公子
书城价:¥2.88

10

我是若小安4(增强版):..

作者:
书城价:¥2.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挂职1+2全本——关系到升迁(畅销小说作家洪放最满意作品)

0评论量

1108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洪放
  • 出  版  社: 长征出版社
  • 版权提供: 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 所在分类: 图书 > 热门小说 > 权利官场
  • 上传时间: 2015-08-24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59.8           折扣价: ¥4.49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江南省委宣传部这次下去挂职的是两位处级干部:简又然,办公塞主任,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深受领导喜爱;杜光辉,工会副主席,性格倔犟,沉默寡言,对谁都不冷不热。前者到了最富的湖东。后者到了最穷的桐山,都是挂职县委副书记,身份一样。简又然拉关系跑项目。宣传湖东不遗余力。杜光辉为发展茶叶种植殚精竭虑。一个左右逢源,一个孤军奋斗……通过两位干部不同的挂职命运,展现复杂诡谲的人生。
洪放,男,1968年生,安徽桐城人。中国作协会员,桐城市作协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秘书长》系列、《挂职》系列、《最后的驻京办》、《领导司机》、《党校》、《撕裂》。追求官场原生态写作,力求诗意化的人性抒写。
原生态书写,细数挂职注意事项,从挂职到升职一路顺畅。挂职的环境是官场中关系最微妙、最复杂的,官员的为官之道尽显无遗。有人事的地方就要处理各种关系,官场中处理关系的艺术可以直接借鉴到职场、商场中。    简又然看见汪向民起身拿着手机,出门了。这出门也是开会中的一种处理方式。有时候,可能是真的有了电话;但是,简又然完全有理由相信,大部分时候是没有电话的。手机只是成了道具,成了暂时避开某一种局面的道具。   强人低调,弱者高调。真正的想成大事者,往往是能屈能伸、能高能低的。官场上有多少人,就是一味地高,结果栽下去了;而一个在官场行走的人,如果一味地低,那往往会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到了尘埃里,谁还能发现你?除了寂寞,就不会再有什么了。   汪向民半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乍一看,就像寺庙里禅定的老僧,波澜不惊,一派平稳。这是道行!就像佛家的修行一样。官场上也是讲究“修行”的。在官场行走久了,自然而然会修炼出如水般的笃定。在什么时候应该表明态度,在什么时候又要含糊其辞,还有在什么时候应当闭目养神,那都是有学问的。官场上的时间,就是“该”与“不该”。分寸拿捏得对了,你就占了上风;分寸拿捏得不到位,不该说的时间说话了,你本身就将自己打了下去。官场上,很多时候无言胜似有言,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时坚决不出手。
  杜光辉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几个老同学聚在一块,他多喝了两杯。喝完后,又被拉着去唱歌。这同学里面,有一位成了大老板,出手阔绰,每个月总要把在省城的同学们找着聚一回。反正有人卖单,杜光辉也乐得参加。跟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回到了大学时光。而且,私下里他还有一个小心思,在这聚会上,他能看见他在大学时代就曾暗恋的莫亚兰。   莫亚兰是当时中文系里最漂亮的女生,就是站在艺术系那些女生们中间,她也是人尖子一个。杜光辉来自于农村,乍一到大学里,猛一见这么漂亮的女同学,他简直有些惊艳。当然,他也知道他和莫亚兰不可能是能走到一块的人,因此,他一直暗恋着。直到快毕业时,有一次莫亚兰竟然突然要请他看电影。他当时有点懵了,懵懂中就拒绝了。现后来毕业,他在糊涂中被分到了省委宣传部,莫亚兰也在省直。两个人却没有再见面。直到五年前,那个发了财的大老板同学把大家又拢到了一起,他们才看见都已是人到中年的彼此。莫亚兰有一次酒后开玩笑说:当时,我可是真心请你看电影的,可是……杜光辉只能是笑一笑,就是现在,他看见莫亚兰,还是能听到自己的心像只小鼓一样地跳动。暗恋有时候比明着恋爱更让人难以忘怀。   莫亚兰今天晚上也唱了好几首歌,其中就唱到了他们大学时经常唱的那首《红河谷》。杜光辉也跟着唱了,唱着唱着,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幸好灯光很暗,人们的注意力也都在歌上。散场时,莫亚兰要送杜光辉,杜光辉说不用了,喝了酒,正好一个人走走。莫亚兰说:都快老了,还是当年那倔脾气。   开了门,妻子已经睡了。儿子杜凡凡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明年就要高考了,孩子们学习紧张得狠。杜光辉站在儿子的房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心里叹了声,就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冲了杯茶,慢慢地喝起来。   部里下派挂职的干部,最后经过省委组织部和有关领导的研究,已经正式定了杜光辉和简又然两个人。现在没有定的,就是他们分别到哪个地方去挂职。晚上喝酒时,他已经把这个信息发布了。其中有几个同学劝他赶快找人。下去挂职到哪个地方什么重要,去的地方差了,日子不好过,将来回来也安排不好。有人建议杜光辉找一下部领导,或者找找其它人,争取到湖东县,或者平山市这样的经济基础好、省领导重视的地市去。杜光辉说:反正都是挂职,也就两年时间,到哪里去不都一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