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幸福路弯弯

作者:汪道林
书城价:¥3.88

2

(二)异世寻情

作者:muyun1310
书城价:¥2

3

(一)邪天渡

作者:幽城城主
书城价:¥2

4

(一)仙魔决

作者:落花寂寞
书城价:¥2

5

双王

作者:萧晨
书城价:¥2

6

(一)痕钻

作者:碎赏
书城价:¥2

7

(二)罪后

作者:花舞月夕
书城价:¥2

8

(二)亡者无双

作者:卒帅
书城价:¥2

9

武道天子

作者:韩文轩
书城价:¥2

10

(一)异界之骗子传奇

作者:手掌上的精灵
书城价:¥1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婚活男女(献给千千万万为了结婚而疲惫奔走的婚活男女)

0评论量

2057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刘爱武
  • 出  版  社: 中国华侨出版社
  • 版权提供: 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所在分类: 图书 > 热门小说 > 情感言情
  • 上传时间: 2013-07-30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29.8           书城价: ¥4.00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期待一见钟情的浪漫。”   ——浪漫型   “虽然我不相信爱情,可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务实型   “海投恋爱简历,多参加婚姻招聘,提高命中率。”   ——激进型   “婚姻就是永久就业。”   ——理想型   这是四个女人的婚活故事。不满20岁便积极寻求“长期饭票”;29岁迫于压力不得不成为时髦的“婚活族”;35岁离异女子,为组成家庭重新努力;经营幸福婚姻20年,40岁女人的酸甜苦辣。家境、姿色、工作,在这些普通的女人们身上,叠加出千滋百味,就像每一个像找工作一样千方百计把自己推进婚姻的人一样,她们各有各精彩,也各有各无奈。这婚活故事只是开始,属于她们的婚活时代才刚刚拉开序幕。
 刘爱武,婚恋观察者,畅销书作家。潜心关注当代社会婚恋现状,已出版长篇小说《第三种婚姻》。   刘爱武善于充分利用丰富的社会生活素材及自身过人的文学才华,在已出版《第三种婚姻》中,她关注当代社会出现的不少号称“灰色婚姻“的情状,精心编织了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情感故事,塑造了一系列生动感人的文学形象。   在这部《婚活男女》中,刘爱武将视线投向当代社会沉积已久的“剩男剩女”现状,将沉甸甸的题材写得轻松好看,潜心用细腻的文笔、独特的思索叩问探讨婚姻真谛,引起不同年龄群落人们的情感共鸣,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现代婚恋观察者刘爱武   《第三种婚姻》后关注当下“婚活”现状   70 80 90 横跨30年 四个女子生动的婚活故事   击中想结婚的心酸,令四千万婚活男女潸然泪下!   献给千千万万为了结婚而疲惫奔走的婚活男女      你是婚活族吗?   1、结婚是你最大的梦想。   2、为了结婚,你开始努力,你的生活不再沉闷,变得丰富多彩。   3、你愿意参加各种能让你步入结婚的活动。   4、面对初次见面的异性,你都会条件反射地想:是否值得与你有进一步发展。   5、结婚就像找工作一样,你有许多的规划和筹谋。   6、结婚是你头上最大的一座山, 你挖空心思寻找让你成功的可能性更大的任何方法。   如果你符合了以上几点的其中一条,恭喜你,你“婚活”了。      你是哪一种婚活族:   “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期待一见钟情的浪漫。”——浪漫型   “虽然我不相信爱情,可我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务实型   “海投恋爱简历,多参加婚姻招聘,提高命中率。”——激进型   “婚姻就是永久就业。”——理想型         婚活十语:      1,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对于一个不再喜欢自己的男人,完全不必为他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放弃一丝一毫的东西。      2,衡量一个人爱不爱你,不在于他说过多少甜言蜜语,而在于他说话做事有没有想到你的感受,尊不尊重你。      3,找对象的心理和找工作是一样的,在自身条件允许范围内,谁都想有个高起点。但这并不表示非高起点的人不嫁,只是会在高起点的群体中碰碰运气。能找到更好,不能也无所谓。      4,人们总喜欢忽略身边的风景。      5,两个人之间必须有那种感觉,不能因为年龄大了,就强迫自己降低要求,放弃原则及底线去委曲求全。   6,恋爱的时候,别定太多所谓的择偶标准,条条框框会让人失去很多机会,错过很多缘分;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则。      7,婚姻不是给别人看的,是自己要实实在在生活其中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不必盲目迎合世俗的眼光。      8,在爱情的世界里,情和性从来都是相偎相依缺一不可的。      9,有一种感觉很重要,如果你爱的人属于你,你会觉得很满足。      10,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亲人,谁让你最有安全感;谁对你总是有求必应;谁在你身体不适、心情不好时最心疼你;谁在你有难处时总是第一个出现在你们身边——谁就是最爱你的人。
  引子      如果你年近三十还没有结婚,甚至连个结婚对象都没有,你就能理解宁可为的痛苦了。   宁可为从小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说到普通,其实是指:她出生于武汉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父亲是老师,母亲是家庭妇女,家里既不是很穷,也不是很富;她的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平时不爱化妆,素面朝天地混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子中,姿色算做中等;高中毕业她考上了武汉一所二类本科,毕业后应聘进了一家商业银行,工资拿得不多不少,日子过得不好不坏;她天生没有什么艺术细胞,后天也没有经过任何艺术熏陶,唯一爱好的跆拳道不仅登不得大雅之堂,还让她少了些许女性的柔弱之气……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在爱情的道路上却没能像大多数女孩一样一到了适婚的年龄,就遇到一个适合的男人,结婚、生子,然后继续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延续不好不坏的人生。   或许是她的眼光太高(对于这一点,她从未承认过),或许是她的生活圈子太窄,直到二十八岁,她的爱情经历依旧停留在做梦与纸上谈兵的层面上。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一个不招男人喜欢的女孩,从没被男人追求过;也不是说她从不曾和男人带着结婚的目的交往过。只是,她从未和哪个男人发展到“爱情”的地步。   随着年龄的增长,宁可为越来越怕过节,特别是春节。过年免不了走亲访友,每到一家,亲戚朋友便会问:“可为,不小了吧,谈朋友了没?”“可为,还没结婚?不小了,赶紧办了吧,我们等着吃喜糖呢。”当然,若只是逢年过节被亲戚朋友关心一下,宁可为顶多觉得难堪,并不会觉得很难受,自家父母的着急和催促才让她备感煎熬。   这不,宁可为二十九岁生日这天,宁妈妈给她下了一碗长寿面。宁妈妈坐在宁可为的对面,一边看着女儿吃面,一边嘀咕道:“为为长得也不难看啊,怎么就是没人要呢,都二十九岁了,还没嫁出去。”   宁可为默默地吃着面条,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句话都不说。倒不是不敢顶母亲的嘴,而是她一接茬儿,母亲又会没完没了。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宁爸爸冷哼一声,说:“不难看?也不见得有多好看!自己就那样,还挑三拣四,嫁得出去才怪呢。”   宁可为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大声说:“你们烦不烦啊,过个生日还要听你们唠叨,放心,三十岁以前我一定把自己嫁出去!”   宁爸爸又哼了一声,“你想嫁也得有人要啊。”   “怎么就没人要了?你们给我准备嫁妆吧,我明年一定结婚。”   宁妈妈和宁爸爸异口同声地问:“和谁结婚?”   宁可为一脸的得意,“和谁结婚你们就别管了,你们赶紧给我准备嫁妆就行了。”   宁爸爸将手里的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说:“胡闹,你以为结婚是办家家啊,随便拉一个算上?我也晓得找一个愿意和你结婚的不难,那些睡在桥洞里的叫花子,肯定觉得睡床比睡石头舒服……”   宁爸爸话未说完,就被宁可为打断了,“爸,有您这么说话的吗,我就那么差?你们放心,我绝对找一个你们怎么看都喜欢,怎么看都比我这个女儿强的人结婚。”说完,宁可为将筷子一扔,碗也不洗就跑进了卧室,“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宁可为对父母做出结婚的承诺并非信口开河。如果时间倒转几个月,她是万万不敢对父母说出这番话的。   半年前,她为自己的婚姻问题烦恼不已,就去找在某出版公司做编辑的表姐刘丹禅倾诉苦恼。对于她的“普通论”,刘丹禅并不赞同。刘丹禅说:“你是一个外在条件很好的女孩,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首先,你生长在大城市,而不是农村;其次,你天生丽质,姿色中上;还有,你学历高,工作单位也不错。”接着,刘丹禅非常理性地指出了宁可为的问题所在,“你有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自身条件太好;二是,在婚姻问题上态度不积极、缺乏主动性。要知道,女人越优秀,越难找到理想的伴侣。因为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伴侣比自己优秀。所以越是优秀的女人,选择面就越窄。加之以前的你多少有点心高气傲,一直拒绝相亲,认为恋爱是水到渠成的事,不应有外力介入。这样一来,你的选择面就更窄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把自己嫁给了电脑、网络、韩剧,没有真正从内心深处需要过男人。”   刘丹禅认为,从某方面来讲,当代“剩男剩女”是社会进步、科技发展的产物。如今大多数都市男女的业余生活都被电脑、电视、网络、手机占满了,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谈恋爱结婚的事情。如果时间倒转二十年就不难发现,那时候的人无须催促、无须施加任何压力,到了谈恋爱的年龄就会谈恋爱,到了适婚的年龄就会结婚,然后生孩子、养孩子,按部就班地完成人生各阶段的大事。那时候,女的结婚年龄超过二十三岁,男的结婚年龄超过二十五岁就算晚婚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那时候电脑、手机还没普及,人们的脑海里还没有“网络”“短信”“QQ”“电子邮箱”等概念,八小时之外没有捆得住人的娱乐活动,没有几个人在家宅得住,大家有时间、有精力,也有兴趣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并付诸行动。不像现代人,一个个像得了电脑综合征似的。即便一群人在外面吃饭、聚会也会心猿意马,不停地看时间、看手机,心里牵挂着电脑,牵挂着网络世界,一回家就马上趴在电脑前。电脑成了都市男女生活中最不能缺少的东西,许多人抱着电脑一过就是几年、十几年,最终被爱情剩下,被婚姻剩下。   刘丹禅对宁可为说:“为为,你都二十八岁了,该有个男人来疼你了。女人过了二十八岁,结婚机会就会直线降低。男人选择结婚对象的理想年龄通常在二十五至二十八岁之间。所以你要将婚姻问题作为目前的头等大事,用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不知道你听说过时下一个非常流行的名词‘婚活’没有?”   “婚活?”宁可为摇了摇头,“没听过,什么意思?”   “‘婚活’是由日本著名社会学家山田昌弘提出的,是指以结婚为目的而进行的各种活动。‘婚活’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山田昌弘在他的著作中说:‘既然每个人都会为工作想方设法地把自己推销出去,难道不该以同样的热情来对待决定一生幸福的婚姻吗?’事实上,不仅仅是日本,中国也进入了婚活时代。为为,去网上搜搜吧,了解一下婚活族是如何进行婚姻活动的,主动给自己创造赢得爱情的机会。表姐希望你为了实现结婚大业,好好地活动一把。”   第一章 未见面就说再见      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对一个不再喜欢自己的男人,完全不必为他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放弃一丝一毫的东西。      宁可为躺在床上,心里有些埋怨父母,过个生日也不让人安生。她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一面小镜子,仔细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白皙的肌肤,大而明亮的双眸,丰满的嘴唇。她对着镜子左顾右盼,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自己绝对不难看,不仅不难看,还很好看、很耐看。   当然,以前的宁可为是没有这么自信的,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尽管在表姐的劝说下,为了结婚大业,她一改以往除了上班及周末去跆拳道馆练练跆拳道,其余时间都窝在家守在电脑前当“宅女”的习惯,开始有所行动,比如,她在瑜伽会馆办了张卡,每隔一天去练一次瑜伽,以增加身体的柔韧度,提升女性气质,一向不怎么打扮的她,开始注重穿衣打扮,每周去美容院做一次皮肤护理,但她依旧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直到两个月前,她凭一张素颜照敲开了“钻石达人”QQ群的门,并成功地被其中一个网名叫“云在天”的钻石男看上,她的自信心才大增,人也变得有活力了。   “钻石达人”QQ群,是由长沙一个叫向天歌的私企老板创建的,群里共有十名男会员和若干女会员。男会员的名额是有限的,不能超过十个,女会员则没有名额限制。向天歌之所以创建这个群,意在通过这个群,吸纳一些外形好、综合素质高的女性供群里的男会员们认识交往。因为群里的男会员都是有相当实力的钻石王老五。他们中有的是商界精英,有的是富二代。女性要想进入这个群,必须先将自己的简历和照片发到指定的邮箱,经过群里会员严格审核,接到“恭喜你可以入群了”的回复后,方能加入。当然,进入这个群仅凭外表是不够的,本科以上学历、单纯的家庭背景、良好的个人素质等都是加入这个群的必备条件。   宁可为与云在天在网上交往两个月了,彼此知道了对方的一些基本情况。云在天真名叫宋志明,是长沙一家民营企业的总经理,属于富二代,比宁可为大五岁。他面临的婚姻压力比宁可为还要大,他的父亲甚至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三十五岁以前还没找到结婚对象,就撤去他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让他专心致志地解决个人问题。什么时候结婚了,什么时候再工作。所以,宋志明找对象结婚的心情更为迫切。宁可为和宋志明心境相同,文化程度相当,虽然她没有宋志明那么八面玲珑,但谈情说爱也不需要太见多识广,所以两个人交谈起来还算投机。   宁可为没有什么感情经历,对异性的抵抗力不强。与宋志明没聊多久,她便对宋志明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虽然她不敢肯定那就是爱情,但多少有点网恋的味道。宁可为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与宋志明在网上聊天,听宋志明叫她宝贝,说她像孩子一样可爱。那种既暧昧又甜蜜的感觉让她沉醉。   宋志明已经邀请宁可为作为自己的女伴,参加下个月钻石群在长沙举办的联谊会。群里的每个男士都可以邀请一位群里的女士参加,被邀请的女士是不需要出任何费用的,可谓既不花钱,又有面子;没被邀请的女士也可以参加,但每人必须交纳一定金额的活动经费,花钱不说,比起那些被邀请的女士来说有些丢份儿。   联谊会为期两天,第一天为周六下午,在长沙某酒店集合,通过自助餐的形式,大家互相认识,彼此有个基本了解;晚上举办舞会,加深感情;第二天上午进行户外活动,观岳麓山风景,午餐后联谊会结束。   大学时宁可为经常参加学校举办的舞会,有时候也和同学一起逛逛舞厅,参加工作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舞厅了。前几年行里年轻人多,一个月还举办一两次舞会,近几年和宁可为一起进来的同事大多已结婚生子,都没有精力参加活动了。几年没有跳过舞,宁可为的舞技生疏了不少。为此,她专门报了一个国标舞培训班以提升自己的舞技。   由于国标舞培训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到九点,这与她和宋志明聊天的时间重合了,加之近段时间宋志明的公司正在进行一个大项目的投标,他也很繁忙,所以他们的聊天时间少了很多。有时候宁可为跳完舞回来,匆匆登上QQ,与宋志明聊不上几句,宋志明就有事下了,这让宁可为感到有些失落。               放下镜子,宁可为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指针已经指向八点了。她一骨碌爬起来,打开电脑,拿起桌上的茶杯走出卧室,在客厅的饮水机里倒了一杯开水。回到房间,她从抽屉了找了一包减肥茶丢在里面。   今天原本宁可为是吃了饭才回家的,但因为过生日,宁妈妈按照习惯,亲手给她擀了一碗面,用早已炖好并加足了调料的大骨汤煮好,又卧了两个荷包蛋。宁可为把一大碗面都吃下肚了,不仅因为妈妈做的手擀面好吃,更因为不能辜负了妈妈的一片心意。吃了后心里又很不舒服,为了参加联谊会,她已经成功减掉三千克,她生怕自己的减肥成果因为一碗面而功亏一篑。喝杯减肥茶清清肠胃,不管有没有作用,心理负担总小些。   宁可为一登上QQ,就看到“云在天”和“钻石达人”群的头像在晃动。她首先点开了云在天的对话框。   “可儿,在吗?   “来了给我留言,我有事找你。”   宁可为赶紧回复了一句:“我来了。”   等了一会儿,宋志明没反应,宁可为又点开了钻石群的对话框。在钻石群的对话框里,她看到了几句让她无比震惊的对话。   蝶恋花:“咦,云在天不是邀请可儿做女伴的吗,怎么换成飘飘了?”   云裳:“不会吧?”   蝶恋花:“真的,不信你去群空间看。”   云裳:“真的呀,怎么会这样啊?”   蝶恋花:“呵呵,会不会他们私下见面了,可儿长得很恐龙?”   云裳:“这个……不好这么说的。”   蝶恋花发了个吐舌头的表情,群里不再有人说话了。   宁可为不相信地打开群空间,果然看到下周联谊会名单上,云在天所邀女伴的名字改成了“飘飘”。宁可为来不及伤心,就被一种无比气愤的情绪所控制,她点开宋志明的QQ:“你找我是想告诉我你换女伴了?”   没想到这次宋志明回复得很快:“可为,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可儿:“我不需要你说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原因。”   云在天:“我……我觉得飘飘更适合我。”   宁可为心里一疼,“原来你和我交往的同时,还在与飘飘交往。”   云在天:“我和飘飘交往的时间并不长,但我与她似乎更有共同语言。她温柔、善良、很有女人味,也很善解人意。”   眼泪顺着宁可为的脸颊滴落在键盘上,宁可为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宋志明又发来消息:“可为,如果你还想参加下周的联谊会,活动经费我来帮你出。”   宁可为冷笑一声,回复道:“不用了。”   云在天:“你不参加了?”   可儿:“参不参加,都不需要你帮我出经费,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云在天:“可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儿:“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下了,再见。”   关掉电脑,宁可为拿了件睡衣,到卫生间冲澡。借着水声的掩盖,她哭出了声。她没有想到宋志明会这么无情地对待她,让她成为群里唯一一个被公然抛弃的女人。她已经对宋志明有了一些感情,自己喜欢的人移情别恋了不说,还深深伤害了她,让她在群里颜面尽失。她的心如刀绞般痛苦难受,好不容易才找回的一点自信心顷刻间便荡然无存。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宁可为想,或许自己比起别的女人来,始终缺乏拴住男人的魅力。进了一个群,就以为自己是凤凰女了,陪一个男人聊了两个月的天,就以为这个男人喜欢自己了,真是自恋啊!自己还有脸继续待在群里吗,联谊会还有必要参加吗?宁可为既气愤又伤心,想了想,她拿起手机给表姐刘丹禅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哽咽着将刚发生的事告诉了刘丹禅,她问:“表姐,我是不是特别缺乏吸引力?”   刘丹禅说:“傻瓜,当然不是,你不过有点晚熟而已。”   “晚熟?”   “是啊,想想你二十八岁以前有为婚姻着急过吗?你和那些追求你的男孩交往时,为什么总产生不了恋爱的感觉?其实这些都是因为你晚熟。”   “难道我现在还不成熟吗?”   “成熟了,但缺乏经历和经验。”   “表姐,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真的没脸继续待在群里了,我想退出来。”   刘丹禅在电话那头劝慰道:“为为,我理解你的心情,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对一个不再喜欢自己的男人,你完全不必为他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放弃一丝一毫的东西。表姐认为,你不仅不必退群,这次的联谊会你也应该参加。”   宁可为说:“我真的没脸去见他们,在他们的心目中,我是被人抛弃的丑女人。”   “是不是丑女人,他们见到不就知道了?”   “我这么去好没面子。”   “为为,你进这个群是希望能遇到一个中意的男子,你在这个群里待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里,除了宋志明,你几乎没有与其他男士交往。原本有十个机会,你只抓住了一个。宋志明今天的行为暴露出他是一个没有修养、缺乏责任感的男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是不会出尔反尔、违背承诺的。就算他喜欢上了别人,也应该参加完这次联谊会后与你分手,再邀请飘飘参加下期的联谊会。对于这么一个没有绅士风度、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你真的甘心为了他放弃另外九个机会?”   “可是……”宁可为还是无法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为为,早点休息吧。以后遇到这种不关乎生命、不必与时间赛跑的事,如果恰逢大脑处在混沌状态,无法进行理性思考,不妨先将事情放一放,等冷静下来了,再考虑怎么做。”刘丹禅说完便自顾挂了电话。   宁可为了解表姐的脾气,把想说的说完了,就不再多说了,不愿意翻来覆去地炒陈饭。宁可为心里清楚表姐的话是对的,但表姐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摒弃了许多旁枝末节而做出的理性分析。作为当事人的宁可为,思考起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她会有很多顾虑。比如面子、自尊心等。   宁可为感到自己的思绪很乱,她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小说,想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过两天再来想这件事。               刚打开书,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她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点开后上面写着:“可儿:我是‘钻石达人’群主向天歌,我有事找你,如果方便的话,请尽快上线。”   群主找我会是什么事,该不是要我退群吧?真是这样,也就解脱了,什么都不用再想了。宁可为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将写字台上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放在双腿上。   开机、登录QQ,果然看见“向天歌”的头像在闪动,点开对话框,上面有句留言:“可儿,在吗?”   宁可为回复:“群主找我有事?”   向天歌:“没有要紧的事,我是想问问你,你和云在天见过面了?”   可儿:“没有。”   向天歌:“那你们吵架,或是闹矛盾了?”   “也没有。”宁可为想了想,直截了当地敲出一行字,“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换了女伴,在这之前我们一直聊得不错。我刚才问过他了,他说飘飘更适合他。群主,你是不是想让我退群?”   向天歌:“你又没做错什么,干吗要你退群?我是想问问情况,我也找云在天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可儿:“哦,这样啊。”   向天歌:“可儿,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你等我十分钟,千万别走,一会儿Q你。”   宁可为有些莫名其妙,该问的都问完了,还有什么事啊?但她还是答应了:“哦,好的。”   宁可为漫无目的地在网上晃悠了一会儿,十分钟后,向天歌非常守时地Q了她:“我来了,可儿。”   宁可为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向天歌:“可儿,如果我邀请你做女伴参加下周的联谊会,你愿意吗?”   宁可为大吃一惊,对于群主向天歌的情况,她多少知道一些。早在一年前,向天歌就在群里找到了一位中意的女子,据说那位女子十分漂亮,向天歌非常喜欢她。向天歌是群里为数不多的、完全靠自己的能力打拼出来的男人之一。上大学时,他就开始涉足经商,大学毕业后已小有成就。如今刚过而立之年,他就成了资产过千万的老板。他与那位女子可谓男才女貌,十分般配。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据说都快结婚了,他们的故事也被群里传为佳话。像他这样的情况,如果是群里的其他会员,就必须退群,再吸收新人进来,但他是这个群的发起者,走不了,那个女子早已退群了。   难道这么一对佳人也会发生情变?   宁可为想了想,直接说:“群主,我好像听说你都快结婚了。”   向天歌:“哈哈,这你也知道啊?是的,我和紫陌定在今年十一结婚。不过就算我结婚了,我还是会继续为大家提供这个交友平台。群里的每期联谊会都是我组织策划的,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还是会期期参加。可儿,我邀请你做女伴,其实是紫陌的意思,她是一个非常率真的女子,最看不得女人受欺负,她是想给你创造一个结识其他男性会员的机会。”   宁可为担忧地说:“另外八个男士,好像都有了心仪的女伴了。”   向天歌:“网络聊天和现实接触完全是两码事,网上聊得好,不一定见面了就有感觉。见光死的多着呢,你的机会还是很多的。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可以过两天再答复我。”   可儿:“不用考虑了,我接受你和紫陌的建议。谢谢你,也谢谢紫陌。”   “好一个爽快的女子,我喜欢!对了,紫陌也会去的,我相信你会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她也是一个非常直率的人。”   宁可为微微一笑,她记得表姐在博客里写过一句话:“过于理性的女人会缺乏一些可爱的元素,所以,在能够当机立断的时候,最好还是当机立断。”   当向天歌将邀请可儿作为女伴的消息公示在群空间后,一向多话的蝶恋花又开始在群里发感慨了:“人不可貌相啊,我们都被可儿忽悠了,看来是可儿攀上了高枝,逼着云在天改女伴的。”   云裳:“别乱猜了,这些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蝶恋花:“他们真沉得住气,也不出来解释一下,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   三个当事人当然谁都不会出面说什么。   宁可为并不介意蝶恋花的胡乱猜测,貌似说她甩了云在天要比说云在天甩了她有面子一些。宁可为这么想的时候,脸微微有些发烧,原来自己也是个虚荣心强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有几个人没有虚荣心?   正胡思乱想,云在天来了消息:“可儿,真是小看你了,看来你背地里也不安分啊,居然和向天歌搭上了。”   宁可为条件反射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云在天:“那是哪样?”   宁可为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好像没有义务告诉你吧?”   云在天:“别说得那么绝情,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交往这么久了,多少有点感情了,我也是出于好心关心你。”   可儿:“谢谢你的好心,不过,关心就不用了,咱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云在天:“难道你一点都不留恋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就不相信你这么快就将我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可儿:“我不会留恋不值得我留恋的人。”   云在天:“呵呵,蛮绝情啊。”   可儿:“该绝情的时候就要绝情!好好对待飘飘吧,祝你们幸福。”宁可为敲完这行字便下了线。   宁可为不想再为这个男人流泪,但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两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于几乎没怎么涉足过感情生活的宁可为来说,也算是刻骨铭心的。然而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淡忘他,因为他是一个不值得自己记住的男人。   宁可为又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镜子,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双眼红肿的女人。她赶紧跳下床,打开门,偷偷向外望了望,客厅一片漆黑,父母已经睡了。她来到客厅,打开冰箱,在冰盒子里拿了几块冰,回到卧室,用一条手巾包住冰块,敷在眼睛上,她可不想明天肿着眼睛去上班,要是被苏丽和姜美玲两个女人看出什么端倪来,又会缠着她刨根问底了。   苏丽、姜美玲和宁可为年龄相仿,她们三人是同一年进新大银行的,关系一直不错,工作上互相帮衬,生活中互相关心。宁可为有痛经的毛病,每个月到了例假的那两天,常常痛得直不起腰来。苏丽和姜美玲经常帮她代班,有时候下班了,见她痛得厉害,还会送她回家。   在感情方面,苏丽和姜美玲开窍比较早,苏丽刚参加工作一年就结婚了,儿子已经三岁;姜美玲结婚也有两年了,还没有孩子。   姜美玲没结婚前,她和宁可为都是苏丽关心的对象。苏丽动员自己的亲朋好友到处搜罗优质男,为自己的两个好姐妹牵线搭桥,姜美玲的老公田峰就是苏丽搜罗到的。田峰不是武汉人,也不在武汉工作,他是荆州市政府的一名副科级干部,长得一表人才,姜美玲和他一见钟情,恋爱不到三个月就闪婚了。姜美玲结婚后,宁可为自然成了苏丽和姜美玲共同关心的对象,只是宁可为特别不争气,苏丽和姜美玲为她折腾了这些年,也没把她折腾出去。   近两年,苏丽忙着生孩子、养孩子,姜美玲忙着与两地分居的老公团聚、造小孩,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的精力管宁可为的事了。好在宁可为自己终于知道着急了,她拿出了找工作的热情,加入到婚活族的行列,相亲、交友、参加各种聚会忙得不亦乐乎。苏丽和姜美玲看得很是眼热,原来婚活族的生活如此丰富多彩。于是,她们又开始关注起宁可为的婚活动向来。   宁可为是一个没有城府的女孩,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她们要是从可为脸上看到了喜,就会追问可为喜从何来,看到了悲,也会追问悲的缘由,然后举一反三,揣测分析得没完没了,还经常跑题。如果她们只是背后议论议论倒也还好,宁可为眼不见心不烦,可这两个女人偏偏喜欢当着她的面谈论打趣,有时候还说得莫名其妙,让宁可为摸不着头脑。   记得有一天下班,她们三人刚刚走出营业所,就看见姜美玲的老公田峰站在营业所外面,姜美玲一看见老公,就像一只燕子扑了过去,挽住了老公的胳膊,把头靠在老公的肩上。苏丽看到了说:“我说美玲,你在我面前秀秀恩爱也就罢了,别在可为面前秀啊,你不知道可为已经有几个月没交男朋友了啊,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姜美玲听了咯咯直笑,说:“我和田峰也有半个月没见了。”   宁可为感到莫名其妙,“都哪跟哪啊,这与吃饭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不谈男朋友也不会饿肚子啊。”   两个女人一听,笑得蹲在地上站不起来了,田峰也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宁可为很人道地等他们笑过瘾了,才向他们道别,“两位姐姐,田姐夫,我先走了。”   苏丽一把拉住她,“可为,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还是处女吗?”   宁可为的脸一红,说:“你们的好奇心也太强了吧,这是个人隐私,拒绝回答。”说完便跑了。               周五晚上,宁可为给刘丹禅打了个电话,约她明天陪自己买下个月参加聚会的行头,刘丹禅问她怎么不叫姜美玲陪她去,刘丹禅知道宁可为、苏丽、姜美玲三人关系很好,也知道姜美玲是个特别爱打扮、会打扮的女人。   “美玲去田峰那了,这段时间去得特别勤,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怀上孩子,着急了。”   “行,明天我陪你去。”   放下电话,刘丹禅怕自己参谋不好,又给好友白云打了个电话,想约她明天一块陪宁可为买衣服。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白云才接,“丹禅姐,有事吗?”   “你明天有空吗?我想约你一块陪我表妹买衣服。”   “对不起,丹禅姐,我……没在武汉,我在长沙呢,估计明天回不来。”   刘丹禅有点吃惊,“哦,去长沙了啊,没关系,你好好玩吧。”   “好的,回武汉了我再联系你,丹禅姐,再见!”   “再见!”放下电话刘丹禅叹了口气,又轻轻摇了摇头。   第二天上午十点,刘丹禅准时赶到了徐东的销品茂,宁可为已经等在那里了。两个人先在徐东的销品茂和新世纪百货逛了一圈,没买到适合的。为了节约时间,中午两个人到肯德基一人吃了份套餐,然后打车来到汉口解放大道,终于在武汉国际广场买了几套适合的衣服,其中一套紫色的吊带礼服裙花了宁可为五千多块。   这款礼服裙平时是穿不出去的,只适合舞会穿。为了一次舞会花掉五千多块,似乎有些不合算,但这条裙子实在将宁可为的曲线勾勒得太漂亮了,刘丹禅便拍板让她买了下来。宁可为生平第一次这么大手笔地买衣服,一下子花掉了一万多块钱,相当于三个月的工资。她多少有些心疼,但没办法,一切为了结婚大业。   买好衣服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两个人正准备找家餐厅吃饭,刘丹禅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是白云打来的。   刘丹禅接通电话,“云儿。”   “丹禅姐,你在哪儿?我找你有事。”   “你回武汉了?”刘丹禅问。   “嗯,火车马上就到站,你把你的住址告诉我,等会儿我直接从武昌火车站打车到你家里。”白云声音沙哑地说。   “云儿,你感冒了?我刚陪表妹逛完街还没回家呢。你还没吃饭吧,这样吧,你打个车在工业二路下,我们一块到鑫龙潭吃晚饭。”   “行,一会儿见。”   白云和刘丹禅在鑫龙潭吃过一餐饭,白云还记得那个地方。那时候刘丹禅还没在武汉买房。那天吃完饭,刘丹禅带她到自己办公室坐了半天,直到刘丹禅快下班了,白云才告辞。   放下电话,刘丹禅对宁可为说:“我们回青山吃饭吧,有个朋友找我。”   “我认识吗?”宁可为问。   刘丹禅摇摇头,“你不认识,我和她是在网上认识的,很聊得来,就见面成了朋友。”   “网友,女的?”   刘丹禅笑道:“一位非常有才气的女诗人,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婚活达人。‘婚活’这个名词我最初就是由她口中得知的。”   “她还没结婚?”   “结过婚,但离婚了。”
第一章 / 未见面就说再见 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对一个不再喜欢自己的男人,完全不必为他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放弃一丝一毫的东西。 第二章 / 会呼吸的痛 衡量一个人爱不爱你,不在于他说过多少甜言蜜语,而在于他说话做事有没有想到你的感受,尊不尊重你,做过多少让你感动、让你觉得温暖的事情。 第三章 / 生活未央 剩男剩女的心里都存在着一种恐惧感,他们在怀疑自己缺乏吸引异性的魅力的同时,也怀疑自己已被时间的年轮磨掉了激情,处在一种既不能吸引异性,又很难被异性吸引的可怕状态中。 第四章 / 钻石群聚会 男人总是喜欢用下半身来思考女人,即使没有真做什么,也会十分迷恋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 第五章 / 寻找答案 对于女人来说,“性”绝对不是爱情的初衷。女人是想通过爱情让自己的心跳动起来,她们追求的是情人间心与心碰撞的过程和心悸的感觉,而不是单纯的生理快感。 第六章 / 不是我的菜 找对象的心理和找工作是一样的,在自身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谁都想有个高起点。但这并不表示非高起点的人不嫁,只是会在高起点的群体中碰碰运气。能找到更好,不能也无所谓。 第七章 / 宁缺毋滥 两个人之间必须有那种感觉,不能因为年龄大了,就强迫自己降低要求,放弃原则和底线去委曲求全。 第八章 / 自欺欺人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傻瓜不多,愿意做傻瓜的人不少。愿意做傻瓜的人恰恰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他们不会被别人骗,只会被自己骗。 第九章 / 剩女的烦恼 婚姻不是给别人看的,是要自己实实在在生活在其中的。女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必为了迎合世俗的眼光,迫于现实的压力盲目嫁人。 第十章 / 猜不透 当男人告诉女人他有家室时,就等于告诉女人,他的爱已经给了妻子,给了家庭,给了责任。他可以爱妻子以外的女人,但不会对妻子以外的女人负任何责任。 第十一章 / 剩时代的相亲风潮 如今的剩男剩女不是被剩下的,而是主动要求剩下的。 第十二章 / 朋友总差一个 女人的衣柜里挂满了衣服,还是常常觉得自己没有衣服穿。不是衣柜里的衣服都不能穿,而是这些衣服都不适合穿到某种场合。生活中经常出现朋友总差一个、衣服总差一件的怪现象。 第十三章 / 紫陌的婚恋法则 恋爱的时候,别定太多所谓的择偶标准,条条框框会让人失去很多机会,错过很多缘分;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则。一句话,标准是死的,人是活的。 第十四章 / 交给上帝来决定 有一种感觉很重要,如果你爱的男人属于你,你会觉得很满足。 第十五章 / 偶遇飘飘 人们总喜欢忽略身边的风景。 第十六章 / 辞年拜年 东西到了喜欢它的人手里才有价值,一样的东西跟着不同的主人体现出的价值是不一样的。跟着不喜欢它的人,它就一文不值,跟着喜欢它的人就成无价之宝了。人也是如此! 第十七章 / 伤不起 两个没有感情的人生活在一起的结果就是,我对你漠视,你对我冷淡,原本应该很温暖的家冷如冰窖。这样的婚姻,无疑是埋葬青春、腐蚀性情、催生厌恨的坟墓。 第十八章 / 爱没那么简单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亲人,谁让你最有安全感,谁对你总是有求必应,谁在你身体不适、心情不好时最心疼你,谁在你有难处时总是第一个出现在你身边——谁就是最爱你的人。 第十九章 / 开始懂了 在爱情的世界里,情和性从来都是相偎相依、缺一不可的。 第二十章 / 我们结婚吧 裸婚就是不买房、不买车、不办婚礼,直接领证结婚。裸婚没什么不好,不必承担债务,没有过多压力,回归爱情本身,体现爱情的纯粹。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