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共和国故事 神圣一票:海..

作者:陈秀伶
书城价:¥2.88

2

栀子花殇: “布老虎”畅..

作者:四毛
书城价:¥4.88

3

挂职1——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4

挂职2——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5

秘书长2:前任高升,后任..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6

秘书长1:透过市委秘书这..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7

政绩·政纪(新官场文学第..

作者:洪放
书城价:¥3.99

8

我是若小安4:一个绝色拜..

作者:唯公子
书城价:¥3

9

我是若小安3(增强版):..

作者: 唯公子
书城价:¥2.88

10

我是若小安4(增强版):..

作者:
书城价:¥2.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党校(“新官场”文学领衔人物、畅销书《秘书长》作者洪放最新原生态呈现官场的罪与罚

0评论量

683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洪放
  • 出  版  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 版权提供: 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 所在分类: 图书 > 热门小说 > 权利官场
  • 上传时间: 2015-08-24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29.8           折扣价: ¥1.50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原生态呈现官场罪与罚:党校 南州市委党校即将迎来新一期县干班学员,恰好常务副校长马国志要退休了。按照常规,新任常务将从三位副校长丁安邦、周天浩、吕专中产生,三人也各怀小九九。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党校综合楼审计黑洞一次次将所有人拉下水。千丝万缕中,重重内幕若隐若现……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进入机关。二十多年来,曾经历过科员,副主任,主任等工作,现为某政府机构主要领导。代表性作品有系列组诗《苍茫》,发于《诗刊》等五十多家报刊,入选多种诗集。散文主要作品有《清香桐城》等,发表于《散文》等。2006年开始长篇官场小说创作,追求官场原生态写作,力求诗意化解析官场。著有长篇官场小说《秘书长》、《秘书长2》。
原生态呈现官场罪与罚:党校 南州市委党校即将迎来新一期县干班学员,恰好常务副校长马国志要退休了。
  下午3点,丁安邦副校长刚刚到办公室,就接到马国志的电话。   丁安邦问:“马校长,有事?”   马国志停了下,似乎正在和电话旁边的什么人说话。丁安邦听着,却不清楚。等了大概一分钟,才听到马国志说:“是有事。马上市委宏生书记和伊达书记要过来。”   “宏生书记?”丁安邦问了句。   “是啊,你准备下吧。我晚一点过去。”马国志说着,就放了电话。丁安邦却把话筒子一直握着。一边握着,一边大脑就飞速地转了起来。   马国志是南州市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从去年7月份起,因为身体原因,就很少到办公室来上班。他住在市内,到党校还有40分钟的车程。刚才,马国志校长说的宏生书记和伊达书记,是指南州市委一把手书记康宏生和副书记王伊达。王伊达本身就兼着市委党校的校长,他到市委党校来,是正常的事。每逢重要班级开班,他都要过来讲话的。而康宏生书记亲自过来,就丁安邦的印象,好像两三年来,还是第一次。   丁安邦想着,放了话筒,坐下来,端了茶杯,轻轻地喝了口水。然后,又站起来,走到门边上,伸头朝门外的走廊上看了看,才又回过头来,掩了门,慢慢地坐下来。他有一种预感,但是到底是什么,他又一时说不清楚。   市委一把手书记突然到党校来,如果是例行地检查工作,电话早就应该安排了。现在不是,是突然地到来。这里面……丁安邦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同时用手指在桌子上画着。他在不断地写着“宏生”两个字。写着写着,他有些肥大的脑袋,就开始向着后面倾斜,眼看着要倾到后面的椅子靠背时,又缓缓地回了过来。然后,他睁开眼,长嘘了口气:“唉,还不是……”   他嘴上念着,手却已经抓起了电话。   “汤主任吧?”丁安邦问。   电话里头是个女人的声音:“我是汤若琴,丁校长。”   “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丁安邦没有在电话里指示。他要当面来安排。现在有些事,你不当面安排,往往就办不好。像康宏生书记来党校视察,这样的大事,一旦办不好,岂不……南州市委党校,坐落在离南州市50公里的凤凰山脚下。党校不在市区,这似乎是全国党校的一个共同特点。南州市委党校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最初是利用了当地一个大地主家的房子,临时改建的。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党校也不断修葺,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痕迹了。现在的南州市委党校,是副厅级机构,现有工作人员两百多人。校内建设也基本形成了规模,具备了高校的一切功能,从党校到市内,专门开通了公交车。因此,党校有2/3的职工,长期住在市内。而且,因为党校特殊的性质,这里经常会出现一种情况:一旦开班,热闹非凡;学员一走,鸟儿当家。虽然这说得有些俚俗,但是反映的情况却很真实。党校作为党内培训机构,面对的是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而广大党员,因为有各自的工作,因为有不同的情况,因此,党校的学习始终是以“班”为形式的。对于各级党校,又有着严格的职能界定。中央党校,基本上是以省部级领导的培训学习为重点,兼及厅干。省一级党校,则以厅局级干部为重点,兼及县干。而地市一级党校,重点则是县处级干部,兼及科干。到了县一级党校,则只能开展科级干部和更下层干部以及入党积极分子的培训与教育了。就市委党校来说,每年至少得办上十几二十个不同内容的“班”,但总体上是围绕着“县干班”、“青干班”、“科干班”来进行。当然,也会穿插进行一些如“妇干班”、“专题班”、“研讨班”等等临时班。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市委党校还针对广大党员领导干部渴望学习、追求进步的心理,开设了“研究生班”和成人教育班。但不管是什么班,学习的时间相对于全日制高校来说,都是短而又短的。最短的一周,最长的也就4个月。   一旦开班,特别是“县干班”开班,党校就成了一个小社会,一下子热闹起来了。然而,当班一结束,学员们一离开,党校马上就陷入了沉静之中。党校范围大,连同后山,有上千亩地。除了山上的树,党校院子里也绿化得很到位。学员们一走,鸟儿就出来了。一天到晚,鸟鸣不绝。经济学部风趣幽默的延开辉教授,就曾戏谑道:“我反复研究了党校的鸟儿叫声,通过多年来的教育,它们的叫声也已经成为‘主旋律’了。”   “主旋律……”丁安邦笑了笑,移了移富态的身子。虽然丁安邦今年也才51岁,可是因为富态,看着就显得有些偏老。前几年,他还对此毫无感觉,但从去年马国志校长生病后,他突然觉得这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51岁,年龄是档案上的,无法更改。但是,让人看着显老相,那可是自己的责任了。每天早晚各走40分钟,他已经坚持了3个多月,还真有点成效。前几天晚上,同妻子魏燕一道去商店一量,竟然轻了1.5公斤。按这个速度,即使前途很渺茫,但毕竟是有收获的。   门被推了一下,接着校办主任汤若琴走了进来。汤若琴30多一点,人长得清爽,个子细挑。以前,她是法学部的一名讲师。马国志当校长后,不知怎么就看上了她。当然是看上了她的“能干”,将她从法学部调到办公室。先是科员,接着是副科长,再接着是办公室副主任。去年底前,原来的办公室主任老于退休了,她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主任。在党校的中层干部中,她是最年轻的。马国志当初把她从法学部调出来,还引起了不少人的非议,甚至有很多不同版本的传说。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马国志是有心机的,他的决定是“非常之正确”的。汤若琴调到办公室不到半年,就结婚了。而结婚的对象不是别人,是市政协主席黄同的小儿子。汤若琴在法学部的时候,斯斯文文。可是一到了办公室,立即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作风泼辣,办事干练。上对4个校长,下对全体教职员工,她几乎是左右逢源,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汤若琴没有说话,但她的眼神已经说话了。丁安邦副校长望了她一眼,道:“马上市委宏生书记和伊达书记要过来,你安排一下。一是通知吕和周两位副校长,二是将接待室处理下,另外就是晚餐。我看就在校内安排吧,让食堂那边精心准备,要精。同时再打电话问问国志校长那边的车子。”   “好的,我就去。”汤若琴说着就要转身。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