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杨花落:围绕基层干部的人..

作者:刘耀兰
书城价:¥3.88

2

灵爱(下):官场与媒体间..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3

共和国故事 神圣一票:海..

作者:陈秀伶
书城价:¥2.88

4

灵爱(上):官场与媒体间..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5

挂职2——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6

栀子花殇: “布老虎”畅..

作者:四毛
书城价:¥4.88

7

秘书长2:前任高升,后任..

作者:洪放
书城价:¥6.37

8

挂职1——关系到升迁(畅..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9

秘书长1:透过市委秘书这..

作者:洪放
书城价:¥6.9

10

政绩·政纪(新官场文学第..

作者:洪放
书城价:¥3.99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党政班子(官场升迁与权力制衡艺术 展现党委与政府两大班子的权力博弈与平衡,王跃文

0评论量

1325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 图书作者: 洪放
  • 出  版  社: 汕头大学出版社
  • 版权提供: 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 所在分类: 图书 > 热门小说 > 权利官场
  • 上传时间: 2015-08-12
  • 文件格式: htxt
  • 纸版书价:¥36.8           折扣价: ¥2.00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震惊南山市的南北高速事件突然曝光,市委书记与市长双双被调离,一时间南山官场暗流涌动,局势走向不明。   三大家族纷纷登场,互相勾连,唱起了一出出地方戏。安置房弄虚作假,机械集团巨额资金流向不明,南部新城扑朔迷离,群体事件愈演愈烈。   看似天翻地覆慨而慷,却没能抵挡新任市委书记宋雄后发制人的大动作。入主南山后,宋雄韬光养晦,欲擒故纵,以退为进,蛰伏待发,借力打力。既要协调新班子的平衡,启用官场智慧与阳谋;又要制造“鲶鱼效应”,刺激班子进步。   在官场上,不仅要出手,更要懂得放手,该放不放,只能将自己置于死地。宋雄深谙此道。一年以后,他凭借大智慧与阳谋、铁手腕与韧劲,改变了整个南山的官场生态。
洪放,男,1968年生,安徽桐城人。中国作协会员,桐城市作协主席。出版有长篇官场小说《秘书长》系列、《挂职》系列、《最后的驻京办》、《领导司机》、《党校》、《班底》,长篇青春激情小说《撕裂》和散文集《南塘》。追求官场原生态写作,力求诗意化的人性抒写。
全景式纪实手法剖析官场生态   展现党委与政府两大班子的权力博弈与平衡   堪称最细腻的官场原生态刻画小说,官场知识性、真实性、技术性、趣味性尽在其中。   最内行最隐秘的官场知识,最实用的升迁之道,最微妙的官员心态。精彩呈现见招拆招的权力博弈。 《党政班子》讲党委与政府之间的权力博弈与平衡,不在刀光剑影的政治斗争,而是在一次次或微小或重大的事件中,从一步步看似合理却暗藏波澜的升迁中,彰显官场智慧。   作为官场小说爱好者,看官场小说也有十来年了,洪放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他对官场细节的精准把握,对官场生态的如实呈现,使他的作品一直独树一帜。《党政班子》这个小说,绵里藏针,山雨欲来。掩卷沉思:在波澜壮阔的官场风云中,有智慧懂谋略者方能生存哪!   读罢《党政班子》,脑海中浮现出小说故事所在地南山的“官场浮世绘”来:   三大家族各自为政又互相勾连,相互打击又共同排外,彼此猜忌又共同逐利。   空降干部韬光养晦却用尽阳谋,表面绵软却手段刚强,看似妥协却举重若轻。   官场哪有那么多的腥风血雨呢?有些小说将官场妖魔化了。《党政班子》也讲斗争,但斗争是为民谋利;也讲手段,但手段是政治智慧的体现。这本书可以说将官场讲透了,有升迁,有落马,有鹬蚌相争。它所彰显的官场智慧,不在天翻地覆,而在无声胜有声,无招胜有招。
  早晨,阳光很好。南山国际大酒店向东的房间,被光线照耀着,有些晃眼。宋雄书记刚刚起床,头发还是一律地向后倒着。从十来岁开始,他就发现了自己头发的这个特性:喜欢向后倒,即使晚上睡觉时,面朝下趴着,第二天早晨起来,头发还是向后。这调皮的头发!当年学校里的老师摸着他的头发,半是玩笑半是喜欢。后来上了人大,他的向后倒着的头发,成了一种标志。很多同学都知道:那个在学生会里风头正健的副主席宋雄,就是那个头发向后倒着的男孩子。他来自农村,腼腆,却又不失狡猾。而且他的狡猾藏在他的腼腆之后,往往就被人忽略了。在十年前,他从省委宣传部处长位子上参加公开选拔领导干部考试,结果笔试得了第一。面试时,考官看着他向后倒着的头发(天知地知,那天早晨他还真的修饰了一番。结果一进面试考场,头发就向后了),忽然就问道:“你觉得你能胜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这个工作吗?”   “能!当然能!如果不能,我就不会来报考了。”宋雄回答得很轻松。   考官点点头,说:“那好,你下去吧!”   短短两分钟,说不清是宋雄搞定了考官,还是考官搞定了宋雄,或者说是被相互搞定了。反正下午成绩公布时,第一名就是宋雄。这种感觉,又仿佛是当年宋雄考了全县状元时一样。不过这回,宋雄只是淡淡地笑了下,而且在心里。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早在笔试之前,他已经知道了成绩。省委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王延安,是早年人大的校友,还是现在江南省人大校友会的名誉会长。更重要的是,宋雄在这次公考前,到北京见到了人大的老校长。谈及公考,老校长说这是个敏感的事儿,说真就是真的,说假嘛,当然也有。宋雄就一脸腼腆地要问个明白。老校长哈哈一笑,说你在机关也呆这么多年了,这点破事儿能不懂?都说人大是培养官员的,我看你就是个懂得韬光养晦的官。这事好办,我给你们那副书记说说。老校长说一不二,马上就拨了王延安的电话。这电话也就马上接通了。老校长也不含糊,一竿子到底,把事情说得通通透。王延安先还是支吾了下,然后道:“宋雄本来就不错,这次笔试是第一嘛。既然校长说了,我会考虑的。”   “不是考虑,是必须。”   “好,好!老校长保重,过一些日子我到北京去看望您。”   宋雄抹了下极力向前拢着的头发,对老校长道:“这事,您看……真是……”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