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陶晶孙小说

作者:陶晶孙
书城价:¥0

2

她为什么死

作者:王统照
书城价:¥0

3

霜痕

作者:王统照
书城价:¥0

4

柿园

作者:洪灵菲
书城价:¥0

5

少女湖

作者:雷妍
书城价:¥0

6

山下

作者:萧红
书城价:¥0

7

取火者的逮捕

作者:郑振铎
书城价:¥0

8

青红帮演义

作者:吴虞公
书城价:¥0

9

前夕-第三部

作者:靳以
书城价:¥0

10

前夕-第二部

作者:靳以
书城价:¥0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战国红

0评论量

19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地处辽西的柳城村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柳城村不仅贫困,而且还有一个流传了三百多年的传说:相传清朝初年,柳城依山傍水,城边有一座鹅冠山草木茂盛,山下有一条蛤蜊河,生活富足。村中喇嘛庙住着一位红衣喇嘛,他还管理着鹅冠山。不久,朝廷下文,要求村民伐树交木,否则治罪。红衣喇嘛号召村民拒绝伐树,同时还在庙前打了一口井。朝廷抓走了红衣喇嘛,红衣喇嘛临走前告诉村民,如若伐树,从今往后,河水断,井哭天,壮丁鬼打墙,女眷行不远。但是,村民无法抵抗朝廷,还是伐光了鹅冠山的树。又过了许多年,蛤蜊河的水真的断了,村民又打不出别的井,全村饮水用水只能靠红衣喇嘛打的这口井。直到三百年后,这口井依然是全村人*的水源,因为是红衣喇嘛所打,因此又叫喇嘛井,而且村里的男人做事多失败,女人中也却有很多人腿脚有病。这个传说被称为喇嘛咒一直左右着村里人的选择,加之历史上与当下的一些巧合,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柳城贫困。
滕贞甫,1963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现任辽宁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主席。著有长篇小说《鼓掌》《蜡头驿》《樱花之旅》《刀兵过》,中短篇小说集《熬鹰》《西施乳》等六部,文化随笔集《儒学笔记》《探古求今说儒学》等。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长篇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刊物转载,入选多种年选及年度排行榜。中篇小说《黑画眉》获第九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长篇小说《刀兵过》入围第三届长篇小说金榜。
《战国红》是一部扶贫题材长篇小说。作品表现了我党优秀扶贫干部忠诚担当、勇于奉献的英雄事迹和时代精神。作家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结合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十九大精神,以文学的方式对扶贫工作进行了深刻而生动诠释。
李东治赌可谓剑走偏锋。 李东要在村委会举办一次麻将大赛,让村里喜欢打麻将的村民来个公开比拼。 陈放开始有些犹豫,在村委会打麻将不是开玩笑吗?但李东说服了他,李东说这是治赌一计,上面来查也不会有问题。陈放同意了,他知道李东有李东的打算,否则不会莫名其妙搞什么麻将大赛。汪六叔听到这个想法后大吃一惊,说不可不可不可,柳城本来就有嗜赌的坏名声,你再在村委会里搞个麻将赛,这名声就更臭了,再说了,派出所也不会同意,麻志眼里不揉沙子,他会来抓人的。 李东说:“我们只是比赛,不动钱,派出所的工作我去做,柳城不能总是四大立棍当赌王,来一场比赛,搞个梁山泊英雄排座次,谁本事大谁当冠军。” 陈放悄悄对汪六叔说:“就让李东搞吧,搞好了是凝聚人心的好事,搞不好我们再替他兜着不迟。” 汪六叔只好同意,反正比赛输赢不动钱,出不了事。 通知发下去,村里顿时过年般热闹起来,很多人跃跃欲试。四大立棍在颇感意外的同时也都摩拳擦掌,毕竟这是一次公开比赛,直接决定自己在柳城牌局上的地位,要是不夺个名次,以后这棍还怎么立。 柳奎听说了这个消息,专门到村委会来找汪六叔。老人家忧心忡忡,站在村委会办公室中间冷冷地盯着汪六叔,汪六叔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三舅为啥来这里,这场比赛只是娱乐,反正寒冬腊月,村民闲着也是闲着,就算找个乐子吧。”柳奎说:“啥乐子不好找非要打麻将?你是嫌柳城赌博之风还不盛吗?”汪六叔给三舅搬了个凳子让老人家坐下来,附在老人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大意是说这事陈书记已经同意了。柳奎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回过头道:“陈书记定的事我大都赞成,但这一件,有点不靠谱儿!”说完,老人走了。汪六叔呆呆地站在屋里,心想,都这么大岁数了,真能闲操心。 比赛是淘汰制,一共十六组,一组四人,每人发五十粒红小豆,有一人输光便清算,筹码多者胜出,然后再由胜出者组成新的一组进行比赛,直到后一组根据筹码多少决出二三四名。 正式比赛那天,村委会几乎爆棚,屋里容不下,只好在院子摆了三张牌桌,火热的情绪让人忘却了寒冷,男男女女很多人就站在院子里。让大家感到奇怪的是,有一个留横胡须的中年人也来参赛,李东介绍此人姓庄,代表驻村干部参加比赛,选手们都暗暗发笑,干工作驻村干部没得比,要是打麻将,干部可就仨不顶一个了。 陈放没到现场,他独自到杏儿家的农家书屋看书,其实是刻意回避这场比赛。汪六叔担任比赛裁判长,李东和彭非做裁判,规则讲清后,比赛正式开始。打麻将不像打扑克,比赛选手很少相互埋怨,现场就安静了不少,只是充满了一声接一声的“幺鸡”“六条”之类的小声吆喝和哗啦哗啦的洗牌声。 杏儿来到了现场,是陈放让她来的,告诉她有什么情况及时打电话。杏儿站在临窗的地方看着眼前场面,像在看一幕无声黑白电影,说不出什么故事和情节,一切都是回放的过去。杏儿不喜欢麻将,但也不排斥这种娱乐,闲着无事的大老爷们不打麻将干什么呢?总该有个让他们释放过剩精力的渠道吧?她甚至同意汪六叔那个听起来很荒唐的观点,柳城不出鸡鸣狗盗之徒,麻将起了很大作用,是麻将把闲散无事的村民拴在了牌桌上。 比赛到了后有四个人进入决赛,其中,四大立棍儿胜出了三个,柳德林、李奇和柳传海,姜老大惨遭淘汰,蔫头耷脑立在一边,姜老大的位置坐上了那位姓庄的中年人。 开始,柳德林、李奇、柳传海神色安之若素,码牌抓牌还算沉着,颇有些气定神闲,庄主架势十足,但两圈下来,输赢出现端倪,三人摸牌出牌的手有些抖动,柳德林的红鼻子上竟渗出了汗珠儿。倒是那位庄先生打得挥洒自如,出牌抓牌都会潇洒地将衣袖抖上一下,把打麻将变成了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有人啧啧称赞,悄悄说看这样打牌真比看二人转还过瘾。 比赛结果,姓庄的中年人将其他三人碗里的红小豆一扫而光!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四大立棍一败涂地,这个横须中年人简直是赌神!
第一章 海奇 第二章 喇嘛咒 第三章 三幅油画 第四章 一罐糖蒜 第五章 遗址是凝固的等待 第六章 猪瘟 第七章 不经意的经典 第八章 莫道君行早 第九章 以赌克赌 第十章 大黄之死 第十一章 保卫名字 第十二章 谷分四色 第十三章 放鹅 第十四章 一首没有标题的诗 第十五章 盲肠 第十六章 二元一次方程 第十七章 软肋 第十八章 复活的合同 第十九章 一波三折 第二十章 蛤蜊河 第二十一章 等你一树花开 第二十二章 退缩的代价 第二十三章 换届前夕 第二十四章 砖坯之用 第二十五章 杏儿心语 第二十六章 过山车 第二十七章 刘秀的逻辑 第二十八章 温锅之后 第二十九章 玛瑙手镯 第三十章 立事牙 第三十一章 东老茔 第三十二章 爱情是某种偶然 第三十三章 柳城再无三舅爷 第三十四章 麦子熟了 第三十五章 薤白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