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民国最“贵”作家书藏:金..

作者:张恨水
书城价:¥3.88

2

蜜獾家族

作者:庄无邪
书城价:¥4.88

3

民国最“贵”作家书藏:金..

作者:张恨水
书城价:¥3.88

4

鸡犬不宁

作者:庄无邪
书城价:¥4.88

5

英雄时代

作者:柳建伟
书城价:¥6.99

6

战国红

作者:滕贞甫
书城价:¥4.88

7

舞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作者:川端康成
书城价:¥21

8

天下无贼

作者:赵本夫
书城价:¥6.99

9

羊的门(茅盾文学奖得主李..

作者:李佩甫
书城价:¥6.99

10

十月的阳光(周洁夫经典军..

作者:周洁夫
书城价:¥6.99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为奴隶的母亲(红色经典)

0评论量

24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立即下载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为奴隶的母亲》是柔石经典代表作之一,作者以旧社会的典妻制度为线索,以尖锐的语言描述出时代人物的不幸故事,呼吁民众奋起反抗、革命。 本书讲述了春宝娘生下春宝后,作为传宗接代的奴隶被典当入秀才家。在秀才家中一边忍受着秀才大妻的欺压,一边怀念着自己的儿子春宝。当春宝娘为秀才诞下子嗣秋宝后,被秀才大妻驱逐。能与春宝相见,又不得与秋宝相见。整个故事,由春宝娘对两个孩子的思恋与终不得两相见为矛盾点,讲述了春宝娘“被典”的悲惨命运,批判旧社会制度的腐败。 除了《为奴隶的母亲》,本书还收录了柔石唯一一部长篇小说《旧时代之死》,该作品曾经得到鲁迅推荐发表。它主要叙述了一位感染了“时代病”的底层知识青年朱胜瑀寻觅人生意义和个人的出路而不得,最终因遭受各种压抑无法调节而自杀的故事。
柔石,原名赵平复,作家、翻译家、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党员,浙江宁海人,“左联五烈士”之一。 1921年参加“晨光文学社”,开始从事新文学运动。1923年毕业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5年奔赴北京,成为北京大学旁听生。1928年初,担任宁海县教育局长,同年12月,在鲁迅的帮助下,创办“朝花社”。1930年加入左翼作家联盟,并被选为执行委员。 著有《旧时代之死》《二月》《三姊妹》《为奴隶的母亲》等。
本书是“左联五烈士”之一、左联文学重要代表作家柔石经典作品。 该作品自发表后,先后被蒋光慈的《现代中国作家选集》、英国马丁·劳伦斯书店出版的《中国短篇小说集》收录其中。美国埃德加·斯诺编的《活的中国:现代中国短篇小说选》将它列为鲁迅以外的“其他中国作家小说的首篇”。罗曼·罗兰称“这篇故事使我深深地感动”。 该作品是柔石创作思想和艺术技巧日渐成熟,达到现实主义高度的代表作。作品通过对旧中国农村劳动妇女悲惨经历的描写,竭力诅咒了旧中国的“典妻”陋习。曾被译成多种文字,并被搬上大银幕,在中国乃至世界均产生了较大影响。
她底丈夫是一个皮贩,就是收集乡间各猎户底兽皮和牛皮,贩到大埠上出卖的人。但有时也兼做点农作,芒种的时节,便帮人家插秧,他能将每行插得非常直,假如有五人同在一丘水田内,他们一定叫他站在第一个做标准。然而境况总是不佳,债是年年积起来了。他大约就因为境况的不佳,烟也吸了,酒也喝了,钱也赌起来了。这样,竟使他变做一个非常凶狠而暴躁的男子,但也就更贫穷下去。连小小的移借,别人也不敢答应了。   在穷底结果的病以后 ,全身便变成枯黄色,脸孔黄的和小铜鼓一样,连眼白也黄了。别人说他是黄胆病,孩子们也就叫他“黄胖”了。有一天,他向他底妻说:   “再也没有办法了,这样下去,连小锅子也要卖去了。我想,还是从你底身上设法罢。你跟着我挨饿,有什么办法呢?”   “我底身上?……”   他底妻坐在灶后,怀里抱着她底刚满五周的男小孩——孩子还在啜着奶,她讷讷地低声地问。   “你,是呀。”她的丈夫病后的无力的声音,“我已经将你出典了……”   “什么呀!”他底妻子几乎昏去似的。   屋内是稍稍静寂了一息。他气喘着说:   “三天前,王狼来坐讨了半天的债回去以后,我也跟着他去,走到了九亩潭边,我很不想要做人了。但是坐在那株爬上去一纵身就可落在潭底里的树下,想来想去,总没有力气跳了。猫头鹰耳朵边不住地啭,我底心被它叫寒起来,我只得回转身,但在路上遇见了沈家婆,她问我,晚也晚了,在外做什么。我就告诉她,请她代我借一笔款,或向什么人家的小姐借些衣服或首饰去暂时当一当,免得王狼底狼一般的绿眼睛天天在家里闪烁。可是沈家婆向我笑道:   ‘你还将妻养在家里做什么呢,你自己黄也黄到这个地步了?’   我低头站在她面前没有答,她又说:   ‘儿子呢,你只有一个,舍不得。但妻——’   我当时想:‘莫非叫我卖去妻么?’而她继续道:   ‘但妻——虽然是结发的,穷了,也没有法。还养在家里做什么呢?’   这样,她就直说出:‘有一个秀才,因为没有儿子,年纪已五十岁了,想买一个妾;又因他底大妻不允许,只准他典一个,典三年或五年,叫我物色相当的女人:年纪约三十岁左右,养过两三个儿子的,人要稳重老诚,又肯做事,还要对他底大妻肯低眉下首。这次是秀才娘子向我说的,假如条件合,肯出八十元或一百元的身价。我代她寻了好几天,总没有相当的女人。’她说:现在碰到我,想起了你来,样样都对的。当时问我底意见怎样,我一边掉了几滴泪,一边却被她说的答应她了。”   说到这里,他垂下头,声音很低弱,停止了。他底妻简直痴似的,话一句没有。又静寂了一息,他继续说:   “昨天,沈家婆到过秀才底家里,她说秀才很高兴,秀才娘子也喜欢,钱是一百元,年数呢,假如三年养不出儿子,是五年。沈家婆并将日子也拣定了——本月十八,五天后。今天,她写典契去了。”   这时,他底妻简直连腑脏都颤抖,吞吐着问:“你为什么早不对我说?”   “昨天在你底面前旋了三个圈子,可是对你说不出。不过我仔细想,除出将你底身子设法外,再也没有办法了。”   “决定了么?”妇人战着牙齿问。   “只待典契写好。”   “倒霉的事情呀,我!——一点也没有别的方法了么?春宝底爸呀!”春宝是她怀里的孩子底名字。   “倒霉,我也想到过,可是穷了,我们又不肯死,有什么办法?今年,我怕连插秧也不能插了。”   “你也想到过春宝么?春宝还只有五岁,没有娘,他怎么好呢?”   “我领他便了,本来是已经断了奶的孩子。”   他似乎渐渐发怒了。也就走出门外去了。她,却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这时,在她过去的回忆里,却想起恰恰一年前的事:那时她生下了一个女儿,她简直如死去一般地卧在床上。死还是整个的,她那时却肢体分作四碎与五裂。刚落地的女婴,在地上的干草堆上叫“呱呀,呱呀”,声音很重的,手脚揪缩。脐带绕在她底身上,胎盘落在一边,她很想挣扎起来给她洗好,可是她底头昂起来,身子凝滞在床上。这样,她看见她底丈夫,这个凶狠的男子,飞红着脸,提了一桶沸水到女婴的旁边。她简直用了她一生底最后的力向他喊:“慢!慢……”但这个病前极凶狠的男子,没有一分钟商量的余地,也不答半句话,就将“呱呀,呱呀”声音很重地在叫着的女儿,刚出世的新生命,用他底粗暴的两手捧起来,如屠户捧了将杀的小羊一般,扑通,投下在沸水里了!除出沸水的溅声和皮肉吸收沸水的嘶声以外,女孩一声也不喊——她疑问地想,为什么也不重重地哭一声呢?竟这样不响地愿意的冤枉的死去么?啊!——她转念,那是因为她自己当时昏过去的缘故,她当时剜去了心一般地昏去了。   想到这里,似乎泪竟干涸了。“唉!苦命呀!”她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这时春宝拔去了奶头,向他底母亲的脸上看,一边叫:“妈妈!妈妈!”
出版前言 柔石小传 为奴隶的母亲 旧时代之死 自序 上册 未成功的破坏 第一 秋夜的酒意 第二 不诚实的访谒 第三 反哲学论文 第四 空虚的填补 第五 小 诱 第六 墙外的幻想 第七 莽 闯 第八 死岸上徘徊 第九 血之袭来 第十 周到的病了! 第十一 诊 察 第十二 肯定的逐客 第十三 秋雨中弟弟的信 第十四 空谈与矛盾 第十五 无效的坚执 第十六 忏悔地回转故乡 下册 冰冷冷的接吻 第一 到了不愿的死国 第二 跪在母亲的爱之前 第三 弟弟的要求 第四 晚餐席上的苦口 第五 否认与反动 第六 重 迁 第七 佛力感化的一夜 第八 再生着的死后 第九 枭在房中叫呀! 第十 冰冷冷的接吻 第十一 最后的悲歌 第十二 打罢,人类的醒钟 第十三 暴雨之下 第十四 无常穿好芒鞋了 第十五 送到另一个国土 第十六 余 音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