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市长夫人

作者:洛顺
书城价:¥6.99

2

荣辱(官场小说)

作者:楚鱼
书城价:¥6.99

3

生死界

作者:北狼
书城价:¥2.88

4

杨花落:围绕基层干部的人..

作者:刘耀兰
书城价:¥3.88

5

栀子花殇: “布老虎”畅..

作者:四毛
书城价:¥4.88

6

灵爱(下)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7

灵爱(上)

作者:徐少林
书城价:¥3.88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荣辱(官场小说)

0评论量

21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一起网络爆料事件,将成为副省长候选人的景江市委书记陈大年、南岭市委书记崔鸿鹄都牵扯了进来。省委省府指示进行调查。叶知秋因为在调查中所展现的才干,被提拔为省政府督查处处长,但由此也陷入到了一股斗争的漩涡中。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小小处长的他,竟然与省纪委书记孔坤之、常务副省长秦明、景江市委书记陈大年、南岭市委书记崔鸿鹄等众多高官有了深度交集。而景江驻省办主任唐梦云和知名企业魅力集团老总江丽丽这两个漂亮的女人,也将对他的未来人生产生重大影响。 叶知秋在随同以孔坤之为首的联合巡视组到南岭市进行巡视督查时,南岭市忽然爆发了震惊全国的非法集资案,崔鸿鹄等人处于风口浪尖之中。省委指示孔坤之就地组成工作组查实处理。叶知秋的好友,省纪委案审三室主任易天水也率队赶来会合。 在查处过程中,叶知秋和易天水渐渐发现正在南岭市做房地产开发的江丽丽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但事情并不简单。事发南岭,但事出景江。而南岭市常务副市长李新民在委托叶知秋保管一个档案袋后不久就“畏罪”自杀了,更使得案件扑朔迷离…… 叶知秋知道这个档案袋藏着惊人的秘密,处理稍有不慎将毁掉他这个小小处长的一切。而当他知道了唐梦云的过往以及他在升为督查处处长时江丽丽进行的运作后,他惊呆了…… 波云诡谲,省城、景江、南岭各方人马纷纷登场。正义与邪恶展开对决。叶知秋将何去何从?这个贪腐的大局该怎么破?
楚鱼,男,本科中文系毕业,作协会员。
1、省府大院的正邪博弈、地方各派的权力角逐,揭开了官场“深水区”的内幕;展现了zui深层的政商关系;反映了当前社会聚焦的热点。 2、一支生花妙笔将官场关系、官商关系、男女关系写得透彻、鲜活、真实,读来触目惊心又扼腕叹息。 3、王跃文读完本书后,破例为此书写序。并主动在各个场合、各个渠道极力推荐本书。
四 省政府大院内栽满成排成列的樟树、榕树、银杏树、桂花树、玉兰树,郁郁葱葱,华荫如盖。叶知秋在省信访局时,每次到省政府办文、开会,完事就走,没太留意大院内的花草树木。今天到省政府办公厅报到,透过车窗,满目枝繁叶茂,葱茏流翠,心情无比舒畅。 省政府大院原是国民党的省党部,解放战争后省政府就在这个院内办公。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的长官都喜欢种树,虽然信仰不同,但中国官员们千百年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心结却是相通的。白云苍狗,岁月匆匆,又有谁会记得十年前、二十年前的长官姓甚名谁呢?历朝历代的官员们或许认为栽种树木是留下任职痕迹,彰显政绩的一种方式吧。“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今省政府大院内树木森森,花团锦簇,宛若一座城市公园。 院子很大,进大门一道武警警卫门岗,进各栋办公楼又有一道门岗。省政府办公厅在一号楼,省长、副省长都在一号楼办公,所以一号楼也称“省长楼”。 陪同叶知秋报到的省信访局人事处小李还是头次进省政府,东看看西瞧瞧,一股兴奋劲。 按理说,叶知秋过来报到,省信访局应该派个厅领导送过来,才显得重视。俞副局长曾说过要送叶知秋报到,可是今天别说厅领导,就连人事张处长都没来送他,派了一台车,打发小李过来办理手续。叶知秋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却没有丝毫表露。毕竟,今天是到省政府报到的天,他终于离开了省信访局,摆脱了王一禾“红人”的标签和余佑德的纠缠打压。 进了一号楼,叶知秋迎头碰上一个人,看着面熟,正想着怎么称呼,那人主动打招呼道:“叶处长你好,今天过来办事吗?” 叶知秋猛地想起是强强的爸爸,一下子却记不起名字,便笑着说:“强强爸爸好,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 古力志热情地说:“我就在省政府办公厅上班,没记错的话,你是在省信访局上班吧?这里我比较熟悉,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联系。” 叶知秋说:“哦,那太巧了。我已经从省信访局调过来了,今天报到。” 古力志微笑着说:“好啊,那我们成同事了。这次选调过来的干部,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我的办公室在302房,有空儿你可以过来坐坐。” 俩人握了握手,挥手别过。 叶知秋找到办公厅人事处,姜处长见了叶知秋,非常热情。姜处长负责招考工作,带队到省信访局考察叶知秋,俩人彼此熟悉。姜处长说:“郑风浪副秘书长非常重视这次招考工作,对新进的同志要亲自谈话,我陪你到他办公室去。” 郑风浪在省政府副秘书长中排名,分管人事、信访、维稳工作,是办公厅的大忙人。他原来在省水利厅当办公室主任,有个特点,对领导的脚步声非常敏感,哪个领导脚步声重,哪个领导脚步声轻,哪个领导脚步急,哪个领导脚步缓,他都特别清楚。当然厅长的脚步声,他为熟悉,厅长的脚步一响,他就能飞快地起身,迅速做出正确的反应。背地里就有人笑他,“耳朵挂在厅长脚板上”。老厅长官运亨通,晋升为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后来又当了常务副省长。郑风浪服侍老厅长有功,跟着到了省政府办公厅,从办公厅副主任一直干到排名的副秘书长。老厅长一退休,郑风浪就停止前进的步伐,开始原地踏步,副秘书长一当就是八年。 姜处长轻轻敲了敲虚掩的门,正在批阅文件的郑风浪抬起头,见了叶知秋,主动站起来握手,笑着说:“状元来报道了,欢迎,欢迎。” 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握了手后,笔直地站着。郑风浪示意他坐下,亲自给叶知秋倒了杯热茶。 见郑风浪对这么礼待下属,叶知秋心里温暖,说:“秘书长,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还要请您多多点拔、指教。” 郑风浪坐回办公桌后面的真皮转椅,摆了摆手,说:“小叶,你前程似锦啊。办公厅的工作与信访局还是有区别,你慢慢熟悉,争取尽快进入角色。‘师父领进门,修行靠自身’,能有多大的造化,要看你自己的修炼了。” 寒暄几句,郑风浪叮嘱姜处长到隔壁办公室为叶知秋办理工资、党组织关系。姜处长走后,郑风浪看了看叶知秋,语气郑重地说:“小叶,有个事情我还要单独与你谈谈。” 叶知秋不知什么事,下意识直起腰认真听他说下去。郑风浪缓缓地说:“这次办公厅选调的三名同志,都是精挑细选,优中选优的笔杆子,本来准备把你们都安排到综合处、秘书处。但是前几天,档案处向秦明副省长汇报,说材料任务重,需要加强力量,强烈要求安排一名同志。组织上反复权衡,觉得你比较合适,另外两个同志,年轻一点,就让他们到综合处、秘书处锻炼锻炼。” 叶知秋心里顿时凉了一截:谁都知道档案处是办公厅的边缘处室,爹不疼、娘不爱的,把自己分配到档案处,虽然说得这么重要,却明显是忽悠人。自己就是冲着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秘书处岗位报考的,现在却节外生枝。事情来得突然,叶知秋一时不知说什么。 见他不说话,郑风浪语重心长地说:“知秋同志,你不要有想法,这种安排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会根据工作需要再作调整。你刚过来,到档案处熟悉熟悉也好。再说你到档案处三个月的试用期满后会直接任命副处长,方便你开展工作。你要沉住气,要相信组织,组织会把秀的干部放到适合的岗位上。”他停顿了一会儿,加重语气说:“这个安排,是经过秦副省长同意的。” 后一句话说得很轻,却不容商量。叶知秋听得明白,就说:“郑秘书长,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既然决定从省信访局到办公厅来工作,我就做好了吃苦、干事、奉献的准备。我会按您要求的去做。” 这番话让原本尴尬的气氛变得融洽和谐起来。郑风浪高兴地说:“等会儿我带你到档案处转转,认识一下新同事,今后有什么问题和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 不一会儿,报到手续办好,郑风浪就打电话给档案处李心平处长,说:“叶知秋同志过来报到了,我带他到处里与大家见个面。” 郑风浪领头,姜处长、叶知秋跟在后面上了二楼。走廊尽头就是档案处,李心平等候在办公室门口,见了叶知秋口气淡淡地说:“欢迎,欢迎。”他戴着副老式眼镜,一条镜腿断了用胶布缠着,眼神从镜框上斜视打量,叶知秋被瞧得浑身不自在。 郑风浪介绍李心平是办公厅的老处长,要叶知秋多向他学习。李心平不咸不淡地摆摆手,说:“哪里,哪里,我是老朽了,要向年轻人学习才对。知秋同志是省信访局的笔杆子,我早听说了。档案处材料工作比较薄弱,你过来,肯定会有所改观。” 郑风浪打着哈哈说:“老李啊,不是你缠着秦省长要人,我可舍不得知秋啊。人家是笔试、面试,办公厅其他几个处室都争着要呢。” 叶知秋连忙说:“我服从组织安排。到档案处,我会尽力干好工作,请各位领导放心。” 李心平又带着叶知秋到处里转了转,挨个向大家介绍。档案处一共六个人,副处长赵磊、调研员乔大姐、主任科员郭凡、张超、内勤小易。李心平叮嘱小易:“叶处长与郭凡坐一个办公室。你今天把叶处长的办公室清理好,该配的办公用品要配备到位。” 叶知秋与档案处的同事一一问好,大家都表示欢迎这位新同事。省政府机关的办公室面积不大,三十来平方米,科级、处级干部都是两个人一间,厅级以上干部才单独一间。叶知秋的办公室虽然不大,却简洁明亮,透过窗户能看到院内的两棵老樟树,郁郁葱葱颇为养眼。 郭凡忙着帮他擦拭办公桌和公文柜。叶知秋递了支烟给郭凡,说:“不着急,我过来之后自己慢慢整理。” 郭凡不抽烟,却礼貌地接了,笑着说:“没关系,我先帮你把桌椅、柜子打扫一下,办公电脑我已经帮你领过来了,下午就可以装好。叶处长,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叶知秋见他做事机灵,便问:“小郭,办公厅有个叫古力志的吧吗?他在哪个处室?” 郭凡说:“你说的是古秘书吧?他是秦明副省长的秘书,省领导的秘书都挂在秘书处,平常跟着各自领导跑,与我们打交道不多。你和古秘书很熟吗?” 叶知秋摇摇头说:“不太熟悉,只是知道这个人而已。” 见叶知秋说不熟悉,郭凡就大着胆子说:“古秘书平常不怎么搭理人,对副秘书长都爱理不理,跟我们这些年轻人更没有什么话说。” 叶知秋笑笑,岔开了话题。强强的爸爸古力志竟然是秦明副省长的秘书,这让他感到意外。 办妥报到手续,出了一号楼,叶知秋要司机送自己到省委去一趟。宏东省委、省政府仅隔着一条解放路,进了省委院子,叶知秋要司机和小李先回去。等车子开远了,叶知秋往省纪委的办公楼走去。 叶知秋轻轻敲了敲门,易天水闻声从厚厚一沓批办材料中站起身,一双剑眉格外惹眼。 易天水笑声朗朗,高兴地拉叶知秋坐在沙发上,说:“恭喜,恭喜。我早说过你只需认真准备,一定可以考上。今天报到了,感觉如何?” 叶知秋说:“现在还没有什么感觉,但岗位发生了变化,把我安排到了档案处。” 易天水听了经过,皱了皱剑眉,说:“这种安排虽然出乎意料,但应该是暂时的。你是笔杆子,在写材料的岗位上才有优势,如果安排到综合处、秘书处容易脱颖而出。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只能暂时委屈委屈,过一阵子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调整处室。省政府办公厅缺的是笔杆子,现在是人才难求,肯定会把你用起来。办公厅接触领导的机会挺多,只要肯干事、能干事,总会冒尖的。” 叶知秋点点头,说:“这我早有心理准备。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肯定有个适应的过程,吃苦、加班不算什么。说实话,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喜欢忙碌、充实的状态。如果没事可干,那日子才难过呢。” 易天水说:“省政府办公厅大多是出台政策,为领导决策提供参谋,与基层乡镇直接面对群众、面对矛盾,与省信访局注重业务工作都不太一样。有很多事情,要用心体会,你慢慢就会明白。” 叶知秋刻意不问王一禾案件的办理情况。俩人闲扯一阵儿,易天水看了看表,说:“我们大院里还有几个嘉林县的老乡,干脆中午约起来聚聚,介绍你认识一下,也算给你接风。” 叶知秋推辞说:“接风不敢当。我倒是想多认识老乡,多向你们学习。” 易天水打了几个电话,又在附近“菜根香”酒楼订了个包厢。12点左右,嘉林县在省委大院工作的几个老乡陆续到了,易天水一一作介绍,后一个到的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欧阳群处长。嘉林县处偏僻山区,地小人少,离省城有六七百公里,能在省委院子里上班颇为不易。一桌人坐好,大家说着嘉林县话,聊着家常,乡音亲切,乡情浓浓。 过了几天,叶知秋回请,除易天水外,欧阳群等几位老乡也悉数到场。一来二去,叶知秋跟大家熟络起来,平时有个走动,也就消除了刚来时的孤独陌生感。 几个月后,叶知秋对办公厅逐渐了解。办公厅是省政府的智囊和参谋部,说通俗一点就是“大内总管”。这个正厅级部门,下设了10多个处室,各个处室级别一样,但其实有云泥之别。一类处室,为省政府领导直接服务,综调一处为省长服务,综调二处为常务副省长服务,三处则负责省政府日常工作安排和组织省政府常务会议,这三个处室接触的都是省直厅局、市县党政一把手,见多识广,人脉丰富。二类处室是办文处、法规处、督查处、后勤中心等处室,这些处室虽然与大小头头们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但各有“自留地”。就拿办文处来说,看起来就是一个审核文件、编批文号、无职无权的清水衙门,却是各个厅局以省政府名义发文必经的码头,交情好、关系熟、工作到位,文件能顺利出台;关系不好或者“调子高”的部门,往往一个文件要退回三四次,拖三四个月甚至半年发不出来也是常有的事情。督查处是奉命督查督办的“钦差”,谁都知道得罪不起。后勤中心并不起眼儿,但管着省政府大院后勤保障和基建工程,每年大院水电维修、办公室装修、园林绿化等大小工程算起来可是个大数目,油水足得很。差的就是档案处、机要处等边缘处室,这些处室的干部逢人自矮三分。 时间长了,叶知秋对档案处的人与事也熟悉了。李心平已经57岁,大学毕业就分配到办公厅,工作敬业,老实本分,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如不出意外,估计退休之前会领个“安慰奖”,解决副厅级待遇。副处长赵磊工作吊儿郎当,不愿干事,只走上层路线,不把李心平放在眼里。李心平尽管不喜欢他,也奈何不了他。 处里分工,李心平让叶知秋负责信息综合、考核评估等核心事务,遇事喜欢征求叶知秋的意见,有点平衡赵磊的意思。刚开始,赵磊把叶知秋视为潜在对手,时不时为难一下。叶知秋不计较,见了他总是客客气气。赵磊见叶知秋姿态放得低,又记起曾经说过“捉住了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他觉得自己的主要矛盾是李心平,应该抓主要矛盾,因而对叶知秋就不再咄咄逼人。 有一次处里聚餐,乔大姐问叶知秋:“你在省信访局比档案处好得多,千辛万苦考进省政府办公厅干吗?还分到档案处,真是屈才了。”叶知秋故意提到与省委组织部欧阳群是老乡,说是欧阳处长坚持让他到省政府办公厅来。叶知秋说得随意,一桌人却都在想他果然有些来头。欧阳群所在的干部一处分管省直机关、市县的处级干部,是个掌实权的部门,省直厅局领导见了都得敬让三分。自从那次聚餐后,赵磊对叶知秋客气多了。 叶知秋和郭凡坐一间办公室,倒是其乐融融。郭凡是山东人,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通过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公务员考试考进了省政府办公厅。他工作热情,人又勤快,每天提早半小时到办公室,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 叶知秋问郭凡:“你是北大的高才生,又学法律,随便到哪家国企、上市公司的法务部工作,收入、待遇要好得多,为什么要当公务员呢?” 郭凡说在省城找了个女朋友,女朋友家找女婿条就是工作要稳定、体面,他只好咬咬牙报考了公务员,还算运气好,进了省政府办公厅。郭凡说:“我很多朋友进了公司、企业,收入虽然高些,但他们觉得在那些地方没有太多的认同感,为公司赚多少钱成为衡量个人价值的标尺。” 叶知秋说:“那倒是,中国社会是以单位为纽带,怎么实现自我价值和得到认同,企业与机关的标准肯定不一样。” 郭凡说:“我觉得在机关工作,对我来说更能够实现自身价值。我参加工作后认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他们有高校毕业的、有从基层遴选上来的,还有政府部门引进的海归博士,我们聚在一起经常会聊起各自工作岗位上的体会,酸甜苦辣百味皆有。然而,我们聊得多的是,不能辜负这个时代。我们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牢记当初的抉择,尽职尽责干好,为社会发展尽一份力量。” 叶知秋说:“是啊。你们这一代人精英意识更强,对国家对社会有着一份与生俱来的责任感和主人翁意识。说起来,是社会的进步,是文明的力量。” 郭凡笑笑说:“我们倒不以‘精英’自居,周围这些朋友都喜欢读点书、思考点问题罢了。” 叶知秋说:“坚持这样很不容易。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个老师告诉我一定要坚持学习,学会独立思考。回想起来,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他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事、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时间一长那些细枝末节也许都忘了,但剩下来的便成了一个人的素质与修为。” 郭凡竖起拇指,表示认可。叶知秋喜欢郭凡身上洋溢着的勃勃朝气,工作和生活中经常关照他。 叶知秋原来在省信访局算是“领导红人”,办公室的电话铃从早晨8点就响个不停,手机也经常打得没电。到了档案处,事情少了,看看文件、喝喝茶,办公室电话有时一天也不会响。从那么热闹的地方一下子安静下来,他很不适应。 二十一 叶知秋和唐梦云之间有过默契,下班之后都不会再通电话或是发信息。谁都没有主动说过,也未曾商量,但俩人都心照不宣。 今天这么晚了唐梦云仍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叶知秋回电话过去,果然,唐梦云在电话里说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今天省纪委找她去谈话,询问了很多问题。 叶知秋的酒顿时醒了,问道:“哪方面的事情?” 唐梦云回答:“主要了解魅力集团房地产项目开发的事情。因为江丽丽是景江市人,又从景江到南岭做生意,与两地的政界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们要了解一些情况,还涉及南岭市委书记崔鸿鹄。从下午3点谈到现在,我刚刚从省纪委的办公楼出来,现在在自己车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微微颤抖,显得紧张不安。 叶知秋了解唐梦云,她是一个见过场面的人,处理事情颇为周全,不知道省纪委的人问了些什么,让她的声音有种压抑不住的惊恐。 电话里不方便谈得太多,叶知秋问了一句:“事情与你有关吗?” 唐梦云说:“没有。” 叶知秋的心放了下来。省纪委找唐梦云谈话,调查了解魅力集团和崔鸿鹄的情况,释放出一个信号,就是有人已经向省纪委举报。不管这些问题存不存在,属不属实,对崔鸿鹄来说都是摊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叶知秋猛然想起,晚饭后陪同孔坤之一起散步时,孔坤之与崔鸿鹄之间那段打太极拳般的对话,显然孔坤之已经知道省纪委在开展调查,那些对话既是提醒更是告诫。 电话那头,唐梦云犹豫着说:“他们要求我对谈话内容保密,我不知道该不该向陈大年书记报告。” 叶知秋果断地说:“既然纪委有这种要求,你就按要求做,不能糊涂!”这话说得义正词严,却也是叶知秋的内心的反应,他不愿意梦云牵扯到这些事情上去,不违反省纪委的要求就是对她自己好的保护。 担心梦云的电话被监听,叶知秋说:“唐主任,我明天就会回来,到时再说吧。” 唐梦云可能从叶知秋语气中意识到什么,不再多说,挂了电话。 叶知秋酒意全无,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省纪委调查什么事情?调查市委主要领导,肯定已经向孔坤之报告并获得批准,崔鸿鹄会不会有事?唐梦云会不会牵扯进去?他本想打易天水的电话,念头一冒出来,就被自己迅速扼灭了,现在找任何人都没有必要,不但连累别人,而且自己还可能惹上说不清的干系。 踱步解决不了问题,叶知秋就倒在床上,想好好睡一觉再说。他辗转反侧大半夜,直到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吃过早饭,孔坤之一行人准备返回省城。按照惯例,当地的党政主要领导要送到市界。孔坤之大手一挥说:“都不要送了,搞那么多迎来送往的繁文缛节干什么!” 崔鸿鹄坚持说:“今年孔书记还是次来,我们不送到边界,也要送出城,就送到高速路口吧。” 车队很快就到了高速路口。崔鸿鹄、石宏春等人下车向孔书记一行招手送别,高振宇跟在送行的人员中。叶知秋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省纪委正在调查崔鸿鹄,拿出手机想发条短信,想了想,觉得不妥,便打消了念头。 车队驶上高速公路,一路畅行。离开南岭市一个多小时,叶知秋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他一看,是省政府总值班室的电话。接通电话,竟然是秦明打来的,秦明语气匆忙地说:“请孔书记接电话。” 叶知秋从后排走到前排,将手机递给孔坤之,低声说:“秦省长请您接个电话。” 孔坤之接过电话,说的句话竟然是:“您好,牧南省长。”叶知秋明白,是省长曾牧南要秦明拨通电话后,亲自与孔坤之通话。 孔坤之刚开始还一脸轻松,听了一会儿,脸上的神情慢慢凝重起来,嘴里连声应道:“好的,就这样。我坚决执行省委、省政府的决定。”这个电话打了十多分钟。省长亲自打电话过来,一车的厅局长都意识到通话内容不寻常,凝神屏气,车厢里安静得吓人。 孔坤之结束通话后,叫司机靠边停下,对叶知秋说:“小叶,你联系前面的警卫车,送我们返回南岭。各位厅局长你们继续返回省城。” 孔坤之不说什么事情,大家都不好问,一肚子的疑惑,看着孔坤之带着叶知秋上了警卫车。 警卫车从近的一个路口下了高速,又从高速口掉头返回,向南岭市疾驰。叶知秋坐在副驾驶位置。孔坤之面无表情,一声不吭,车内的气氛异常压抑。 大约过了一刻钟,孔坤之说:“小叶,你打个电话给南岭市,告诉他们,我们直接去火车站。”孔坤之说得很模糊,他只说给南岭市打电话,却没说明白给南岭市哪个人打电话。叶知秋迅速想了一下,直接拨通崔鸿鹄的电话,崔鸿鹄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叶知秋又迅速改拨石宏春的电话,石宏春接通电话,叶知秋说:“孔书记返回来了,下高速后直接去火车站。” 石宏春应了一声:“好的,我在高速口等。”就挂了电话。 叶知秋在心里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紧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孔坤之神情严峻,似乎在紧张地思考着什么。司机意识到事态非同一般,把车飙得飞快。 车子又开回了南岭市。下了高速路口,只见石宏春一个人和司机等在那儿,孔坤之把车窗摇下来,对石宏春说:“我们直接去火车站。” 石宏春的车子在前面带路,径直往市火车站驶去。 这时,孔坤之才说:“南岭市有人闹事把铁路给堵了,还有人扬言要卧轨自杀!” 叶知秋心里一惊,南岭市火车站位于省里通往北京的一条大动脉上,也是南岭市通往外省的铁路,把这里的铁路堵了,会影响到整个大动脉的畅通。上级有明确要求,发生堵铁路的事件,必须立即上报。这可是惊动上层的大事,难怪曾牧南省长会亲自打电话过问。 孔坤之下了车,石宏春直接把他带到了火车站的视频监控中心。监控中心里聚了满满一屋人,都是南岭市的领导和各部门负责人。崔鸿鹄正在大声地说着什么,见了孔坤之,急忙上前报告说:“孔书记,现在铁轨上还有两百多名群众,干部正在劝阻、疏导。如果还不行的话,只能调派警力,强行疏散。” 孔坤之看着电子大屏幕,只见站台、铁轨上闹哄哄地聚集了大批民众,估计有七、八百人。这些人大声叫嚷着,还有一两百人冲到了铁轨旁,已经有人躺卧在铁轨上。随着监控摄像头拉近,叶知秋注意到闹事的人拉了几条横幅,上面写着“还我血汗钱、血债血来还”“明抢暗夺集资款,伤天害理法不容”等标语。 看着这乱糟糟的情景,孔坤之铁青着脸说:“谁清楚情况,说一下!” 崔鸿鹄脸上有些难堪,说:“常务副市长李新明同志对情况比较清楚。新明,你汇报一下。” 李新明满头是汗,却并不慌乱,介绍起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魅力集团的天福地产公司开发“晶鑫世家”楼盘之初,向社会上募集了部分资金,给出的月息是五分。刚开始集资户都能按时拿到红利,皆大欢喜。但近三个月,天福地产公司没有按时发放利息,很快又传出政府要整顿、清理民间非法集资,弄得人心惶惶。近段时间总有集资户到天福地产公司要求领取本金。今天上午,一个老太太到天福地产公司吵着要领取本金,不但没有领到,还被保安打了一顿。老太太挨打的事,立刻在城区传开了,一传十十传百,许多集资户都担心自己的本钱拿不回来,陆续聚集了上百人围堵在天福地产公司门口。公司没有人出面解释,结果聚集的人越来越多,110出警非但没解决集访,连警车都被掀翻了。马上就有人散布公安民警打人的谣言,结果群众越聚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不知道谁提议,要搞就把事情搞大,聚集的人群一下子冲到火车站,把铁路给堵了。 李新明说得言简意赅、条理清晰,下意识地搓着两只手。孔坤之问:“闹事的群众有多少是集资户?” 李新明回答:“大多数是,还有部分社会闲散人员跟着起哄。” 石宏春插话说:“不仅仅是天福地产一家的集资户,还有很多其他公司的集资户。” 崔鸿鹄说:“孔书记,我们的处置预案是先派部分干部到群众中去做解释、劝说工作,现在聚集的人员里有近百人是我们的干部。如果再等十分钟仍解释不通,只能采取强制措施,先把人群驱散,尽快恢复铁路交通。” 孔坤之神色凝重地说:“一定要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和激化。从目前情况看,人群根本无法劝散。要用广播喊话,引导群众用合理合法的方式表达诉求。同时,对那些借机捣乱、滋事闹事的挑头人物,公安机关要摄好影像,固定下步打击处理的证据。现在首要任务是迅速恢复铁路正常秩序。” 这时,南岭市公安局强健局长上前报告:“各位领导,市公安局特警支队、防暴支队已经集结完毕,等候命令。” 孔坤之问:“你们一共安排了多少警力?” 强健身材魁梧,声音洪亮,答道:“两个支队共有80人,另外市局安排了100名干警集结待命,还从周边三个县公安局抽调300名干警往这里赶。” 李新明有些担心,说:“这个时候上警力,会不会进一步激发事态?如果造成冲突,局面会更加失控。” 崔鸿鹄说:“不上警力,这样拖下去更不是办法。铁路已经堵了一个多小时了,不能再拖下去。孔书记,请您拍板!” 监控中心顿时安静下来,像风暴来临前的寂静。谁都知道,这个时候一个稍有不慎的决定,都会引发一场更大的聚集和骚乱,酿成更大的群体性事件。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后记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