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热销图书

1

无名高地有了名

作者:老舍
书城价:¥0

2

田野的风,原名《咆哮了的..

作者:蒋光慈
书城价:¥0

3

陶晶孙小说

作者:陶晶孙
书城价:¥0

4

前夕-第三部

作者:靳以
书城价:¥0

5

廿载繁华梦(又名:粤东繁..

作者:黄世仲
书城价:¥0

6

美人恩

作者:张恨水
书城价:¥0

7

曼丽

作者:庐隐
书城价:¥0

8

丽莎的哀怨

作者:蒋光慈
书城价:¥0

9

烙痕

作者:宋之的
书城价:¥0

10

懒捐

作者:叶紫
书城价:¥0

店铺其它图书

最近浏览

前夕(红色经典)

0评论量

17阅读量

评分: 讨厌 不喜欢 一般 喜欢 非常喜欢
加入购物车     快速支付     加入收藏
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精彩书摘目录
小说以北平为背景,书写了“七七事变”之前一个破落官宦家庭中不同成员的性格与命运。 小说中主要描述了抗战前夕的两种力量,一是带有积极力量,以迅速成长的女青年黄静玲和她保持了民族气节的父亲黄俭之为代表,另一类是消极的力量,以个人主义的静纯和享乐主义的静珠为代表。 以黄家为当时社会的缩影,通过描绘大家庭中不同人员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做出的不同选择,以及他们迥异的命运,展现出抗战前夕社会的整体面貌。
靳以,原名章方叙,作家,天津人。 193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贸易系。抗战期间任重庆复旦大学教授,兼任《国民公报》副刊《文群》编辑。1933年起,先后与郑振铎合编《文学季刊》,与巴金合编《文季月刊》。1940年在永安与黎烈文编《现代文艺》。又任教于福建师专。1944年回重庆复旦大学,胜利后随校迁回上海,任国文系主任,与叶圣陶等合编《中国作家》。1959年7月,以加入中国共产党。建国后,历任沪江大学教务长、教授,复旦大学教授,《收获》主编,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协第一、第二届理事和上海分会副主席,第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著有《前夕》《血与火花》《珠落集》《洪流》《幸福的日子》《热情的赞歌》等。
靳以,一个永怀热情大步向前的人。作为革命文学创作道路上的一位践行者,他舍得花数年作《前夕》,舍得花精力打造孕育文学的温床。老舍先生在《随想录》中回忆:“他真是跨着大步在前进啊!”靳以先生在文学上的影响长远而广泛,从未衰减。 《前夕》是靳以的重要长篇代表作品,其中以生动传神的语言塑造了各类富于个性的时代儿女,真实再现了革命年代家族没落之后每个人选择的不同,同时,也展现了知识青年思想解放的心路历程以及拯救国家于水火的迫切心情。 “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为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专门设计,收入作品皆为名家名作,旨在重温红色经典,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弘扬爱国主义。
春日第一回的雨落了一夜,轻轻的,疏疏的,才适宜地均匀地洒遍地上;从天边钻出来的阳光,洗荡着浓黑的夜色——覆盖着的天顶先显出灰蓝的颜色,其次是高大的树梢和屋顶,终于达到了每间房屋,每个角落。万物都象是喘了一口气,从夜的侵迫下苏醒过来,脱去阴暗的袍子,显出原有美好的姿容和色彩。   天晴了,昨晚还为人忧虑的连绵雨已经停止,那碧蓝的天色,很难使人想得到昨夜是落过雨的。空中却吹着一点风,夹了一些春日不应有的寒冷,激荡着这里和那里,随风送过来的是被这一番春雨引发起来的野草和潮湿的土壤的香气。   鸽群愉快地在空中翻飞,驮了太阳,轻滑地在空中转着身子,温煦的阳光象是为它们穿碎了,也许显得更柔和了,嗡嗡地响着的是挂在它们身上的鸽铃。   一朵白云浮在天上,几乎象是透明的,在蓝天上飘着,自如地舒展和卷缩,随了风向在缓缓移动。从哪里来的呢,将要飘到何处去呢,没有主宰,没有动向,它自己也许就是茫茫的吧?也没有人能知道,象那些终日活在梦里的人,莫知所来莫知所从地活在这地上……   才从土中钻出来的草的嫩芽上,顶了灿烂的珠子。夜雨留下了珍贵的遗赠,阳光加上了一闪一闪的光辉。它们炫耀地占满庭径和原野,充分地展现着,使人们十足敏锐地感觉着春天是来了。 傍了那条有庞大河身而只有细流的河,有一座两层楼的建筑(其实那不止是两层,近屋顶象天窗一样的两扇窗,说明那还有一两间低矮的顶楼,想来那是堆积什物的所在)。前面就是秋景街的尽头,这段路很少有行人,显得很静僻。可是只要再朝西走两条街,那就有一幅繁华的街景。   这座建筑的四周围了五尺高的短墙,那上面覆满了植物的蔓藤,象无数尾的蛇交缠着,偃伏着。在夏日一定有繁茂的枝叶包满了墙头,在冬天和初春,只看到裸露的枝干,引起一些人的荒凉之感,那座面南的绿漆门,为阳光和风雨蚀褪了颜色,快要变成灰白了。挂在上面的一方“武进黄寓”的铜牌也黯然无光。原就是深灰色的建筑,也显得荒芜了,至少也看得出它的主人已经不能把精力分到它的上面,任它败坏衰残下去。 进门的右边十几步,有一个干涸了的花池。看到那四周太湖石堆砌的形状,知道它也曾耗费过巧匠的一番心血;可是已经没有一滴水,那不平的池心,扫除要费些手脚的,积了很厚的尘土。去年秋天落下来的黄叶,也都堆在那里,它们必是由一季的风的吹动,终于都落到这低下的所在。和了积雪,在春日里起始溶化了,那些叶子转成乌黑的颜色,腐烂着,发出难闻的气味。   池边是一座小亭,亭子的栏杆原是排了卐字不到头的花样,可是有的断了,有的缺残了。正衬合着在它左边蒙尘的小竹林。从那里建筑到这座小亭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径路,仿佛比没有路的地上更不平整;通到大门的那一条因为时常有人走象是好些,可是中间的那座藤萝架的横木倒下来,也没有修理,就放在一旁。包了树干的稻草,被风吹散了,就是那么零乱地挂着。   一条灰黄色的狗懒惰地睡在门后,把鼻子藏在腹下;但是它的耳朵仍然竖在那里,时不时地张开眼睛,什么也没有看见,就又闭上了。   一群觅食的麻雀在院中落了下来,细碎地鸣叫,朝地上眼睛就不再闭上,缓缓地把鼻子从腹下缩出来,轻轻地站起,把脚爪缩得很妥当,悄悄地移着脚步。它笔直地望着。然后猛然蹿跳过去;可是那群麻雀还没有等到它扑上来,就惊恐地嘈杂地叫着飞开了。   它失望地立在那里,两只耳朵垂着,懒散地踱回去。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轻细的女人的声音在呼唤它,它就停住了,仰起头极力地晃着身躯,摇动着尾巴。   “费利……费利……”   一个纤瘦的女人的身形在二楼的平台上显出来,她俯着上半身,低低地叫唤。她的声音并不大,因为她知道这时候别人还都睡在那里。可是那只被叫着的狗,得意地跑着,跳着,在地上滚一回。(这是很不幸的,因为它这样一做,它的毛就粘了不少泥土。)平台上的人,摇着手,低低地叫着它,好象要它不要那样做;可是它却高兴地吠叫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   它先还是一声一声的,随着就连下去;她有点急了,不去理它,径自又走进房里去。
出版前言 前言 第一部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第二部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第三部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第四部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发布评论